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议事杀俘
    经过一夜激战,汉军大胜,士卒皆十分疲惫,除了看守俘虏之军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歇息。

     有些将士干脆躺在战场上睡到了天亮,深夜之中,或是冷了,便直接搬着死透了的尸体,盖在身上,以当被子。

     直到第二日清晨,霞光微露,长社城中传出嘹亮的鸡鸣,打破城池内外的宁静。战场上慢慢忙碌起来,追击黄巾的各路汉军也都押着俘虏而还,在将校的安排下打扫起战场。

     长社城四周已成一片白地,可谓寸草不生,硝烟尚未散尽,草木灰烬混杂着人肉焦味,弥漫在空气中,刺鼻熏眼,不少汉军士卒被异味激得涕泗横流。

     王翊麾下并州士卒回长社后自成一营,安排好驻军事宜,留毋丘兴高顺看守本营俘虏,带着吕布关羽并数十选锋亲卫,前往汉军大营拜见皇甫嵩朱儁两位中郎将。

     汉军帅帐中,皇甫嵩朱儁与一众将校正在议事,昨夜击破黄巾,大胜之,使得剿贼形势一片大好,两位中郎将也不禁松了松神经。

     场面气氛热烈,将校司马兴奋地讨论着昨日大胜,互相道贺,盘算着自己立了多大功劳。

     只有曹操与孙坚在侧沉吟不语。孙坚麾下官兵昨夜作战英勇,杀敌无数,协助朱儁迅速击破南寨,尔后共击波才,实打实的功劳摆在那里,又有朱儁提携,自然稳得住。

     曹操则是来援稍晚,哪怕百里飞驰,赶到长社之时,大战已接近尾声。最后只是协助汉军将毫无斗志的万余西寨黄巾击溃俘虏,些许战功,并不放在心上。

     皇甫嵩止住众人,抬手让军中主簿汇报长社大战结果。听到此战杀敌两万余人,俘虏三万余人,波才黄巾彻底溃散,帐中众人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然而提及损失,众人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一阵沉默。此战汉军损失极大,长社城中守军两万多人几乎损失过半,此时能战之士卒不过一万。

     皇甫嵩心头直颤抖,他率军攻击黄巾兵力最多,战力最强,还有波才统率的东寨,突袭未达效果,沦为正面厮杀,当真是损失惨重。

     北军健卒死伤过半,尤其是三河骑士,先前一直舍不得用,谁料一投入战场,便被黄巾以命换命打得陷入厮杀泥潭,冲锋不得,此番大战足足阵亡一千六百余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此时能战之士不过数百,让皇甫嵩心疼不已。

     孙坚所率淮泗精兵乡里少年一直冲锋在前,损失也不少,此刻情绪也不禁有些低落。

     就在帐中将校在巨大的损失中,沉默感怀之时,帐外传来了守卫的声音:“骑都尉王翊求见!”

     瞬间打破帐中肃穆的气氛,皇甫嵩换上一副表情,吩咐道:“快请王都尉进帐!”此战王翊功大矣,他与朱儁都见到了其所率汉军之英勇精锐,对千里来援的王翊颇有好感。

     帐中其余将校对这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王骑都尉也是好奇不已,孙坚想要看看这个王翊,小小年纪便封高位,征战沙场,竟是何人。

     曹操也是来了兴致,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对与自己同为骑都尉的王翊,一直是好奇不已,目光盯着帘帐。

     一身材挺拔,容貌俊伟,身着戎装的少年将军步入帐中,正是王翊。见众人盯着自己看,嘴角露出淡淡笑意,上前拱手拜道:“骑都尉王翊,拜见左中郎将皇甫将军,右中郎将朱将军!”

     皇甫嵩见到眼前这个英姿飒爽的少年将军,无法想象此人竟能统率数千大军,疆场作战,当真是少年英才,当即大笑着起身相迎。

     与帐中众人简单寒暄了一番,略过那些不服、嫉妒、羡慕、不屑,入席而座,听众议事。

     注意力放在曹操孙坚二人身上。孙坚乃吴地豪杰,颇具将略,英勇刚烈,看起来锋芒毕露的样子。

     对于曹操,王翊则是好生打量着。身材适中,面容虽算不上俊郎,但极有威严。留着短须,眉宇间透露着一股英气,十年的宦海生涯,使其自有一番大气度。

     三国演义所讲曹操面容身长七尺,容貌丑陋,细目长髯,此刻看来演义之中的曹操太过脸谱化,绝不可当真,王翊暗暗道。

     王翊盯着曹操看得出神,曹操似有所觉,转眼一看,顿时接触道王翊目光。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曹操眼神焯烁,含笑对王翊点了点头。王翊见状,也是露出笑容微微颔首,而后收起表情端坐,目不斜视。

     此时皇甫嵩正与众商议如何处理被俘黄巾,有言押送回京献俘者,有言卖与地方豪强者,更有言放归乡里者。

     皇甫嵩在上面色不豫,对属下建议皆不满意,王翊注意到其表情,饱含冷意,目光似铁,面露杀机,心里默然,看来皇甫嵩是动了杀心了!

     只见皇甫嵩制止众人议论,语气冷然道:“我军被困长社日久,粮草消耗巨大,如今已有不足,至于黄巾一路抢掠之粮食物资,昨夜亦被一把大火付之一炬。此刻,只怕无法供养这数万俘虏!”

     帐内有人问道:“既如此,依将军之见,如之奈何?”

     皇甫嵩声音如寒铁一般森寒:“本将意尽杀之!”此言一落,顿时陷入死寂,俱被皇甫嵩震慑住了,王翊面无表情,心下了然,果然如此。

     曹操在下,率先反应过来,谏言道:“将军,自古以来,杀俘不详,黄巾虽为贼众,贸然杀之,怕是不妥呀!”

     旁边的朱儁也有些犹豫道:“义真,这数万人,全杀了?”

     皇甫嵩森然回应:“张角谋逆作乱,天下影从者数十万,诸多黔首对朝廷已失敬畏之心。此时正当震慑天下之时,要让天下庶民明白跟随黄巾作乱,只有败亡殒命一途。”

     王翊突然道:“皇甫将军,震慑天下有多种方法,何必要采取杀俘这种极端方式?”

     曹操也又欲开口,被皇甫嵩止住:“吾意已决,孟德勿须再言,必须以鲜血与死亡,震慑天下庶民,令其不敢从贼。”

     而后遍视帐内诸人:“还有意见吗?”众人为其所慑,不敢再言,处理黄巾俘虏之事便这样定下了。

     今日傍晚,汉军各营,分批杀俘,不容置疑。

     王翊也是默然,低头将自己表情隐藏起来,顺便看了看曹操表情,见其似是十分忧虑的样子。

     王翊方才谏言,只不过是作作样子,他王大公子怎么会为一帮黄巾战俘而恶了皇甫嵩。

     方才对话,只不过是为了表现出一份仁心,再者今朝为黄巾说话,日后纳降黄巾余孽以为忠犬,也方便些。杨凤这颗黄巾暗子,王翊可以时刻记住的。

     只是不知曹操,是何想法,悄悄抬眼瞄了其一眼,发现其此刻也是面无表情,静静地坐在那儿。

     曹孟德,汝究竟作何想法,王翊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