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董氏求援
    这一困便是一夜一日,董卓军被彻底困在细柳聚这方寸之地,无奈地任由羌骑攻打。牛辅走出董卓大帐,心情沉重,从昨日开始奔波厮杀到现在,难得有休息的时间。面容间满是疲惫,头脑昏沉沉的。对河东军眼前的局势很是忧心,方才军议,李儒分析得很透彻,董军的处境很危险。

     忧心冲冲地回到自己军帐,不理会行礼的卫兵,掀开帐角,只见一个娇小身躯正在帐中收拾。身着一身亲兵军服,见牛辅进来,赶忙迎了上来,替牛辅将沉重的铠甲解下。轻声问道:“夫君,现今情况如何?”

     此女正是董卓之女董媛,与牛辅成亲已经三月有余,两人倒也恩爱。此番西进,牛辅有些不舍,鬼使神差之下偷偷地让董媛化妆成亲兵隐藏军中随他出征。

     别看董卓长得粗犷,生出的女儿倒是十分水灵,言行之间颇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也许是经过牛辅的粗浅开发,身上散发出诱人的少妇气息。看着面前爱妻洁净的面容,牛辅心头一阵柔软,他一直觉得能娶到这玉人简直是上天给予的恩赐,对董媛是爱极了。

     想到大军如今处境,牛辅有些后悔,将爱妻带入如此险境,对自己的龌龊想法真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还不是沉醉于董媛那洁白诱人的美妙身体,自成婚之夜尝过之后,就再也难以放下。带着她就是为了在行军途中,既有个照顾的妙人,又可找机会与其欢好,说实话那种近乎偷情般的感觉让牛辅感到格外的刺激。

     见到董媛玉面上担忧的表情,牛辅心中越发沉重,面目凝重道:“不妙呀,昨日叛军突袭,我军损伤惨重,在岳丈的率领下突破至这细柳聚。虽然依寨防守,压力小了很多,但昨日匆忙之间,粮草辎重全部丢弃了,全军军粮也多靠将士们随身携带一些粗粮,现已被军粮官收缴统一分配。文优先生已经提议岳丈杀马就食了,但即便如此,也怕撑不了多久了。”

     董媛柳眉也是一皱,担忧问道:“那如今该怎么办?”

     牛辅叹了口气:“这叛军也是铁了心要消灭我们,从昨日到今日一白昼,交战数次,次次与我军短兵相接。我们损伤惨重,他们也好不到哪儿去,不顾损失,跟疯了一样!”

     铠甲卸下后,身体轻松的很多,但是心情依旧沉重,拉着董媛坐在案前,牛辅说道:“长岳丈已经派人突围前往寻皇甫将军求援,但数万大军,行动不便怕是时间不够啊。王翊军近,就在西边茂陵城中,也派人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董媛睁大动人的眼睛问道。牛辅脸上带着些无奈道:“王翊让人回话说,昨日其与三千羌骑鏖战一天,虽然败之,擒杀首领,但自身在羌骑的冲击下损失惨重,已无再战之力,只能躲入城中休养。”说道这儿牛辅用力砸了砸桌案,气氛道:“岳丈信使明明探查到王翊军中依旧有数千众,损失不大,还缴获了不少战马,他分明是想坐山观虎斗!”

     董媛伸手按住牛辅粗糙的手,轻轻倚在牛辅肩上,安慰道:“夫君不必心急,会有办法的!”看着忧虑的丈夫,能想到中军帐中父亲有多暴躁烦闷,董媛心底暗暗有了个想法。

     董媛脑海中完善着那不成熟的想法时,牛辅有些不自在了,虽然隔着皮甲,但依旧能够感到贴在自己手臂上的那丰满。牛辅突然满脑子充满的妻子诱人的身体,虽然知道此时不该想那事,但下身还是不自在地搭起来一个帐篷。

     情欲慢慢地在牛辅眼中酝酿,董媛这时候也发现了丈夫的不正常,低头一看,顿时俏脸一红,轻碎一口。牛辅再也忍不住了,右手直接按在董媛胸上,急切道:“夫人,我们......”

     还未等牛辅说完,董媛就打断了,抬起手想要拍掉牛辅按在自己胸上得手。但牛辅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低头吻住董媛,将其按在案上,用力撕扯着董媛身上的兵服,很快将她拨了个精光。

     就在自己的帐中,就在这木案上,牛辅肆无忌惮地进入了妻子董媛的身体。如此荒唐之事,董媛虽然心里有些不愿,生怕有人突然进帐,但又是紧张,又是刺激,压抑着嘴中的呻吟。而牛辅,也许是心里压力重,也许是受不了情景的刺激,很快就完事了,穿好衣服就要休息睡觉。

     董媛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幽怨,擦拭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穿上军装,带着几个牛辅亲卫,拿着牛辅令牌,趁夜偷偷出营,潜出羌人包围圈,往茂陵寻王翊军去了。她要去质问王翊为何见死不救,她要说得他哑口无言,说动他出兵援救。

     而王翊这边,丝毫不知道在这深夜,正有个少妇美人妻,在主动找上门的路上,他还忙着巡查城防。

     昨日,王翊军为三千羌骑所阻,当时他与郭嘉就反应过来,这三千人不过是支偏军,用以牵制己方。

     王翊还与郭嘉玩笑,叛军是瞧不上自己,給董卓找不自在去了。即便如此,王翊也不敢放松,管他有多少人,先准备好防御。

     此前准备的二百余辆马车起了作用,抬辕卸下,围在四周,于间隔处以大盾防御,长枪刀兵随后,弓箭手在后列阵。王翊摆好阵势就是告诉对面羌族首领,自己不好惹,掂量着办。

     羌族首领来自湟中羌一小部落,这次参与叛乱,一直被北宫伯玉等大佬压着,难得有这独自领军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要趁机建功。

     在茂陵城周围的这片平地上,哪怕汉军摆出那阵势,在他看来是中看不中用,并不妨碍他建功。

     在羌人靠近王翊军两里多地的时候,王翊军大阵刚列好。羌骑首领毫不犹豫,派上数百善射之士,绕着汉军军阵抛射。

     野外不比城池,这一击给王翊军造成了不小伤亡,王翊依旧冷静,安排人救护伤员,稳稳立在阵中。受王翊影响,虽然惧怕不断飞来的箭矢,也将将稳住,在遮蔽物都躲着。

     羌人首领在外等候了半个时辰,直到攻击的骑兵羽箭耗尽,汉军在羌人抛射下,虽然没有损失多少人,但气势明显下滑。逮着机会,后边的骑兵,在首领的率领下,向汉军发起冲锋。

     无数羌骑撞入阵中,前排羌兵顿时被长枪刺倒,但后续敌兵前赴后继,不断冲击着。

     王翊在阵中冷静指挥防御,关羽和典韦在一线厮杀,带着汉军将士搏命。王翊在后方洞察局势,大脑飞速转动,调度士卒补充军阵漏洞。

     王翊麾下汉军终究以新兵居多,未经多久训练,又杂揽了许多青壮,战斗力堪忧。但在王翊指挥下,虽然损失很大,还是将叛军冲击挡住了。

     见士卒们血气渐渐打出来了,个个眼露煞气,王翊淡淡一笑,战场果然是士兵成长最快的地方,王翊一开始便存了练兵的心思,只要能活下来的都是锐卒!

     双方接战处,已是尸横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雾,虽然稀薄,却透着浓浓的杀戮与残酷气息。双方已经杀红了眼,血液与尸体不断刺激着将士的神经,那迸溅的血浆,宛如绚丽的花朵,不断绽放枯萎。

     耗了这么久,接战的羌人骑兵,已经沦为步军。骑军一旦失去了机动能力,在马上,那真不如步军好使。羌骑首领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失去了冲击力的羌族儿郎们,与汉军如此消耗,实在不值。

     那首领于战争指挥倒是有些手段,见王翊从其余方向不断调度兵员支援,果断派后边的千余骑兵往其余方向进攻,意图分散汉军兵力抵抗,正面继续进攻。

     王翊见羌人动作,不由得笑了,叛军此举,确实能分散守军兵力,但同时也使得其正面进攻的力量减弱,想要攻破本阵,更不可能了。

     双方攻防,残酷而血腥,羌人战斗力虽然强过汉军,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鏖战,羌人明显有些攻不动了,那首领有些想撤退了。

     王翊一直关注着叛军状态,见其进攻有所松动,将关羽叫至身边问道:“云长,还能战否?”关羽拼杀正欢:“杀贼正酣,还未尽兴!”

     “壮哉云长!”王翊赞道:“汝统领我军骑兵出阵,直击贼军,斩其首领,此战我军便胜了!”

     关羽当即上马,带着四百养精蓄锐的汉军骑兵,出阵突袭而去。正面的羌人仍然有千人之众,但皆疲敝,有关羽带头,直接被凿穿。

     羌族首领身边只有不到二百人的护卫,关羽带人不顾其他,双眼死死盯着那首领脑袋,一路有阻碍之人尽皆被斩杀。

     速度极其快,待那首领反应过来,想要逃离之时,关羽已近在咫尺。跃马上前,大刀挥舞,直向其头颅,劈断抵挡的长剑,斩下首级。

     茂陵城外一战,首领阵亡,羌骑只有不到二千人逃往东边寻边韩去了。王翊收获颇丰,死伤了一千多人,王翊不在乎,活下下来的近三千人见了血,稍加训练便是精锐。

     最主要的是缴获的数百匹战马,王翊又可扩充武装麾下骑卒,在这西北之地作战,没有骑兵可不行。

     打扫好战场,王翊率军进驻茂陵,探听董卓消息,一待便是一日。

     巡视完城防,王翊回到县令给自己准备的房间,刚准备歇息,便有亲兵前来禀报,有董卓信使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