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初入雒阳
    不过几日的功夫,进司隶境内,黄巾之乱对司隶地区造成的动荡,逐渐平息。没有来自东边黄巾的威胁,司州百姓们渐渐恢复了安稳地生活,只是受黄巾影响的余波仍在,民间似有不稳,笼罩在一股躁意中。

     河洛之地,不愧是天下腹心,土地丰饶,人口众多。一路所见,大小城邑星罗密布于河网纵横之处。路过中牟县时,王翊派人去探听县令何人,自然,不会有陈宫的消息。

     经荥阳,过成皋,入旋门关,一路皆为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之城关,在这片繁华富庶的土地上,曾经上演了无数令人心驰神往之故事。

     王翊仔细打量着,纵览河南之地,为其富饶繁盛所感,男人耕作,女人促织,商贾往来。然战乱来临之时,这一切都将被毁灭,王翊似乎预见了未来这片土地上的百姓们,奔走逃亡之景。

     及至雒阳境内,十余里开外便能看到一座巍峨壮观的巨城,雄立于洛水之北。散发着磅礴的气势,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凝聚了大汉子民智慧与劳动的结晶。城中有宫殿高达雄伟,远见与天郁郁相接。

     神都洛邑,崤函帝宅,作为大汉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聚一国之荟萃。为天下往来之枢纽,驰道如网,其直如矢。

     沿着直道,王翊一行人缓缓靠近雒阳东城,王翊在近处打量着从未来过的大汉帝都。城高十余丈,城垣向两旁延伸,一眼望不到边,城墙的角落里滋生着些许青苔,见证了其走过的风霜雨雪。

     雄哉,雒阳!壮哉,雒阳!王翊恨不得据为己有!

     城门洞大开,商贾、百姓来来往往,有车辆不断进出,司马门侯在上巡逻。见到王翊这一行人靠近,数十骑卒,几大马车,城下卫卒上前拦住检查。

     马车外的王顺当即向前通报:“此乃蔡邕蔡大家与骑都尉王翊的车架,还请放行!”城门卫卒闻言,望向城上戍城司马,司马挥手,底下城门兵上前检查。

     前有大乱,此时雒阳门守卫,依旧不敢放松,例行公事也要上前检查一番。确认过后,向城头司马点头示意,方才放行。

     这雒阳,看来依旧很紧张呀!王翊暗暗感叹道。蔡邕多年之前遭贬,然雒阳城中的府邸仍然留着。多年未曾住人,灰尘漫天,经过一番简单的修葺整理后,王翊率众亲卫暂住其府上。

     安顿完毕,准备第二日进宫面圣,想想此次入雒的目的,不论加官还是进爵,要有所达成,仅靠蔡邕与自己是明显不够了。

     宦官集团与外戚集团是不得不依靠的助力,只是,张让与何进,如何选择?王翊有些犹豫,之前有与张让取得联系,继续与其交好或有收获,但名声却有彻底被毁的风险。

     随着自己的名气越来越大,此时对王翊而言,与宦官的联系交易之事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一旦爆发,自己必将声明狼藉,尤其是前番出卖王允之事,足以将王翊打入深渊。

     王翊终究是士族出身,若是在士族世家中的名声毁了,几乎便是崛起根基的毁灭,任他再高的官,再重的爵,也难以弥补!

     思前想后,王翊终是决定,要渐渐淡掉与张让那边的联系,也幸好与之联系并无书信之往来,未让其抓住实质的把柄,若其将此事抖落出来,大可死不认账。

     王翊眼露寒光,阴郁之色浓郁,暗附宦官之事已经成为他的一块心病,在没有彻底得到解决之前,一刻也无法放松。

     日后行事,势必三思而后行,必不使自己再陷入如此被动之境况,实在有所不值啊!王翊暗暗下定决心。

     趁着天色未晚,带着关羽与典韦,王翊决定前往大将军府拜访何进。日后还得隐身于士族集团,交好何进,至于张让那边,只能见招拆招了。

     此时何进,当真位高权重。黄巾之乱,让其跃升大将军之职位,掌左右羽林雒阳众军,宫内又有何皇后为照应,说其权倾朝野一点也不过分。

     士族士人争相投靠,见王翊来访,自是开怀,自以为王翊此来是代表着并州士族的投效,然王翊终究不过是为了自己。

     何进面宽体壮,倒是颇合屠户出身,但王翊可不敢小瞧其人。一身华服,高坐堂上,见王翊在下恭敬行礼,起身哈哈大笑,拉着王翊的手便道:“吾早已听闻祁县王氏子少年英雄,今日一见,果真气宇轩昂,不凡呀!”

     礼贤下士的姿态做的十足,好似很亲昵的样子,王翊可不会当真,当即道:“翊也听闻大将军威名,黄巾作乱,镇守京师,护卫陛下,真可谓劳苦功高!”奉承话张嘴便来,王翊一点也不省。

     即使知道是王翊奉承之词,何进也是乐得哈哈大笑,好听的话都爱听,但从王翊之嘴说出来,则更让其得意,连忙让其入座。与何进寒暄一番,见气氛和谐,方说出此番来意。

     王翊在下拱了拱手对何进道:“翊初入京城,明日欲进宫面圣,有疏忽不解之处,还望大将军提携!”

     何进捏了捏下巴上的短须,一副理所应当地回答:“这是自然,王骑都尉名门出身,征讨黄巾,功勋卓著,实乃我大汉俊才,吾自省得!”

     “那翊在此拜谢大将军了!”王翊作一深揖,面上功夫做得十足,何进开心就好。何进可没有多少时间陪王翊唠嗑,王翊也无心与其深入交谈,见时间差不多了,便主动告辞,回蔡府。

     回府路上,关羽与典韦跟在王翊身后,关羽有些好奇问道:“公子,此番面见大将军,结果如何?”

     王翊脸上的笑容淡了,沉声道:“吾亦不知呀,以往与何进并无联系,此番虽则热情接待,却总给吾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看明日面圣结果如何了!”

     “不过吾倒是无妨,哪怕孑然一身,还可回祁县老家,春夏读书,秋冬弋猎,乐得逍遥。只是汝等跟着吾,受吾影响,怕是耽误前程了!”王翊转头道。

     关羽闻言,有些惊讶道:“公子何故如此说,公子此番所立战功,明明白白,难道还有颠倒之说?”

     王翊摇摇头:“吾年纪终究是太小,却出尽风头,即使有心韬晦,仍然木秀于林,朝中怕是有人不服打压呀!何况,吾可能已经得罪宦官了!”

     关羽有些气愤,本就微红的脸加深了些,狠狠道:“正是有这些嫉贤妒能之辈,这天下方才不太平。”而后又对王翊恭敬一礼:“然公子非池中之物,定有一飞冲天之日。某家誓死追随公子!”

     王翊闻言,淡然一笑,拍拍关羽左臂,施施而行,但眼神深处有着说不出的冰冷!

     至于典韦,在旁不言不语,但看其眼神,虽然跟自己没多久,王翊明白以其忠勇,定是与关羽同样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