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马车旖旎
    翌日,鸡鸣声起,蔡府小院内再次忙碌起来,一众仆人将行囊包裹装车。

     王翊也是大早便起,稍微洗漱一番,洁面更衣,出屋而来,顿时感受到冬日之寒意。蔡邕精神焕发,正自清啸几声,一吐胸中杂气。

     上前拜见,王翊指着院前那一车车竹简对蔡邕道:“老师当真是学富五车,汗牛充栋啊,学生感佩!”

     蔡邕哈哈一笑,似是被王翊戳中了心中得意之处。蔡邕爱书,藏书甚多,此番进京,金银细软不多,倒是这藏书拉了几大车!

     数个仆役辛苦地搬运着厚重的竹简,颇为费劲,见此王翊思绪不由飘飞,不知祁县工匠们造纸术改良进程如何了。

     一年多前,王翊便召集百工之人,意欲将造纸术加以完善改良,蔡侯纸终究无法大肆推广,世人书写依旧以简牍为主,缣帛辅之。

     然王翊自己对此道不通,对造纸术的工艺原料极为模糊,只大概知晓竹子、秸秆等材料一样能够作为造纸原料,其余根本无法做到任何帮助。

     手下工人只得按照王翊的要求,步步摸索。其中也造出了些成品,只是俱不合王翊心意,色泽杂乱,纸张脆弱,无法长期保存。只得投入人力物力,让其继续探索。

     造出质量上乘的纸张,取代丝帛案牍,既可获利,又可获名,还能自然推进知识文化的普及,在世家士族垄断的文化传承上打破一个漏洞,实乃百世之利,王翊必为之。

     关羽王顺带着亲卫帮忙搬挪,关羽气力充足,一个人顶几个人,搬着大箱子,轻松自如。让王翊惊奇的是,一众仆役中,有一人,身材魁梧,着褐衣却不掩壮士之气,持箱奔走,好似无物。

     蔡邕回堂寻蔡琰,关羽至王翊边上指着方才那汉子禀道:“公子,我发现一壮士,名叫典韦,气度豪迈,膂力惊人,不在我之下!”

     王翊听闻,眼中一亮,眼底暗藏热切,望向忙碌的典韦,命人给他递上一碗热汤,点头示意。典韦也不推辞,端过一口吞掉,对王翊一笑,埋头苦干。任侠豪气尽显,王翊暗赞,不愧为古之恶来,典韦怎么到蔡府了,得向蔡邕探询一番!

     收拾完毕,用过早膳,踏上进京之路。不似王翊,到哪儿都是一众亲卫护从,蔡邕只带了几名健仆与一个小丫鬟,便被王翊带人护着出发。

     先行北上至陈留,再沿鸿沟水西行进入司隶地区。宽敞的马车内,蔡邕坐在中央,左手执简,右手持笔,埋头细思。

     王翊靠着角落,悄悄和蔡琰调笑着。蔡琰身体紧贴着王翊,倚在王翊身边,轻嗅着王翊身上的味道,眨巴着明亮的眼睛盯着王翊看,小萝莉多年未见,对王翊倒是亲近依旧。

     正自无赖,王翊眼珠一转,右手悄悄地按上蔡琰背部。一触之下,蔡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王翊嘴角的笑容渐渐带着邪意,右手在小萝莉背上转着圈,慢慢下滑。

     一路直下,伸入蔡琰小屁股下方才停止,大手握住,轻轻揉捏起来。蔡琰小脸蹭的一下红了,随着年岁的成长,小萝莉也渐渐明白了男女之别,蔡邕也是将她往大家闺秀的才女方向培养。

     见王翊的浪荡之举,有些不适,但是童年被王翊哄着行那羞人之事的记忆突然在脑海涌现出来,小萝莉俏脸更红了,身体往王翊贴得更紧了。

     见蔡琰嫩脸挂满了晕红,娇艳欲滴,眼神迷离,却并不反抗,反而像只鸵鸟似的蜷缩着脑袋往自己怀里钻,王翊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右手更加放肆地在蔡琰臀上揉了起来,左边、右边,小翘臀柔软而不失弹性,手感温暖,散发着撩人的热度。

     手中作怪不停,却不敢动作过大,生怕引起蔡邕注意,目光飘忽,紧紧注意着蔡邕。这种在蔡邕面前调戏幼女的感觉,让王翊心底感受到极致的刺激,色手肆掠,竟将蔡琰捏得有些生疼,嘤咛一声。

     王翊吓了一跳,赶紧住手不动了,蔡邕抬头看向蔡琰,见其面颊通红,伏在王翊怀里,疑惑问道:“琰儿,何故面红?”

     蔡琰有些不知所措,娇羞地以面触王翊膝,王翊见状,左手轻抚着玉颊,对蔡邕道:“该是是车内太闷,空气不流通之故吧。”

     话落,王翊若无其事地抽出右手,中指在小萝莉浅臀缝里滑过,惹得其一阵颤抖,然后很是自然地将窗子打开。

     一阵冷风吹过,吹散了车中的旖旎,王翊原本坚硬的某部分缓缓平息,没有王翊的作弄,小丫头练渐渐恢复了常色,只是看到一脸正经的王翊,总是不由自主地闪过娇羞。

     为了分散蔡邕的注意力,王翊正了正身子,目光看向车外的典韦,对其道:“老师,不知典韦壮士如何到府上为仆的?”

     蔡邕闻言,放下手中的笔,对王翊道:“典韦者,古之恶来也,魁梧勇猛,膂力惊人。初见其时,逐虎过涧,倒是把吾惊了一跳。吾见其人忠厚,似在逃难,便将其带回了庄子。前番黄巾作乱时,有流寇劫掠乡里,也是典韦义勇当先,带领家仆百姓抵抗,蔡府方才得以保全。否则,老夫此刻也不知与琰儿流离何处!”

     王翊赞叹:“如此勇士,翊当拜谢其护卫老师之恩德!”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向蔡邕拜道:“老师,学生有个不情之请!”

     蔡邕轻咦一声,和蔼道:“翊儿,有事道来。”王翊看看车外埋头赶路的典韦,言语有些热切:“典韦勇猛剽悍,委身于蔡府做一仆役,着实太过屈才了,学生意带其入军中,征战沙场,以展其勇,敢请老师成全!”

     蔡邕哈哈大笑,招手让典韦近马车而来,满脸笑容道:“典韦,吾弟子王翊,少年英才,乃朝廷骑都尉,汝身具勇武,岂可一直屈居吾门下为一杂役,吾有意让汝跟随王翊,参军入伍,建功立业,何如?”

     言语间满是肯定,典韦表情坚毅,抬头看了王翊一眼,见王翊对自己微笑点头,抱拳,瓮声瓮气地道:“诺!”

     王翊在上闻言大喜,如此猛士,这便轻易收入麾下,由不得王翊不激动。面上露着压抑不住的喜色,对蔡邕道谢,然后对典韦道:“典韦,汝暂且为吾亲卫,唔,汝可有字?”

     典韦摇摇头:“某,出身贫贱,并未有字!”见其说的生硬,王翊当即道:“生来贫贱,那就靠汝之勇武拼出一世富贵来,吾给汝取个字,叫子满吧!”

     典韦眼中掠过一丝动容,恭敬对王翊道:“典韦,典子满,谢主公!”蔡邕在旁闻言,抚须一笑。

     王翊则是心中涌起一股火热,头一次有人称自己为主公。此时王翊尚未及冠,哪怕官居高位,在外人眼中仍是祁县王氏子,不能自主!

     典韦这一声主公,将王翊心底的野望勾了起来,多么期待的称呼!目光坚定,距王翊及冠之日,不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