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蛰伏祁县
    王隗身子骨一直不好,这些年既要处理县府公务,王氏内部还要平衡管理,苦心经营着王氏的势力,可谓呕心沥血。

     如今王翊年岁已经大些了,王隗有心放权让他介入王氏族内事务的管理,分担些自己的压力。

     因此,自送别蔡邕,王翊回府后,习武经文之余,就正式开始了接触对经营事务,不再蒙头读死书。

     王氏内部诸多人都目睹了王翊从小的“神奇”,天然地就对他有一种神秘的敬畏感,再加上自安阳一战后,王翊身上带着一股从战场上带下来的煞气威严,令诸人不敢仰视,愈加恭敬。

     对于让王翊掌权没有丝毫意见,也不敢有任何意见,对王翊的命令指挥不敢有任何怠慢,几乎是俯首帖耳。

     王隗以往经营家族,注重牢牢掌握王氏大权,对于家族的发展壮大更多则是听其自然。每年固定地从佃户那儿收取着钱粮布匹,存入库房,再多就是经营好与祁县境内士族世家之间的关系。很有些无为而治的味道。

     王翊则不然,野心促使他更加主动!掌权的第一件事便是严肃家风,王隗过往治家太过宽松了,以至于王氏内部有不少损公肥私的腌臜之人。

     对于这类人,王翊只有八个字,既往不咎,再犯重惩。经过一些时日的整肃下,王氏上下风气顿时一变,严谨恭从,行人路过哪怕远远的,也似乎也能感受到豪门世家的威严。

     王翊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着王氏,当然,只是改进,平衡内部的矛盾、关系,为了提升王氏的凝聚力,战斗力。

     为了开拓财源,扩大王氏手里的商队,将汉境的丝绸,瓷器,茶叶,食盐,运往北方,换取异族的马匹牛羊,貂皮玉石,回来倒卖出去便是十数倍的暴利。

     同时,一座名为岳麓的书院悄然在昭余泽畔兴起,请了并州境内颇俱名望的饱学之士。

     这时王翊才后悔没有将蔡邕留下来,否则便可直接让其执掌书院,如今只能退而请张咏将就着就认书院山长。

     王翊挑选有潜力之孩童少年与王氏族子进学,培养王氏根基力量,同时对外来学子大开方便之门,任其学习交流。

     每一个从岳麓书院学有所成的士子文人,都将承王翊一份情,未来便极可能是王翊争霸天下的助力。

     王翊如是想,对书院也颇为上心,隔三差五就去逛一逛,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时间一久,岳麓书院便成为了北方有名的书院,虽不如中原荆州的颍川、鹿门那般群英荟萃,在北方却也是独树一帜,不少北地俊杰慕名而来。

     让王翊一度有天下英雄尽入吾觳中的感觉,虽然,更多的还是中庸之才,但在王翊看来,争天下,这些能力一般的人才同样重要,可以打好一个势力的基石。

     对于选锋义从,王翊更加上心,武力是他最重要的依靠,是他挑战一切的底气,从随行南下的五原民众中挑选了两百壮士,并上原来的选锋义从,又在祁县境内招募了百多青壮,合四百人,在麓台山脚屯田练兵。分为四队,王翊、高顺、王顺、杨凤各领一队。

     原先随王翊北上见过血的义从,直接升为什长,让留在祁县的人羡慕不已,剩余的人通过比武重新选定什长,伍长。

     练兵首要便是忠诚,对王翊死忠,然后才是其他行军、厮杀、军令等等事项。

     当然王翊并没有忘记那些阵亡的义从,对他们的家人,大加赏赐抚恤,众人看在眼里,对王翊忠诚之余,更加感佩。

     另外王翊也加强了粮食布料马匹的储备,悄悄地派人去河北、中原、荆扬等地购买粮食布匹,将麓台山中的洞穴扩建加固,贮之其中,为了乱世,这些东西可比黄金白银,珠宝首饰有用。

     至于战马的来源,主要来自南匈奴。光和二年七月,南匈奴单于呼征不容于匈奴中郎将张修,为其所杀,另立右贤王羌渠为单于,张修以擅杀单于,罪死。

     王翊当时听说后,对张修的下场不予置评,只是想起当初其对自己的傲慢,心思竟有些通透,显是有些幸灾乐祸,只是面上稳得住罢了。

     羌渠一当上单于,借着当初的情分,派亲信联系,欲与之交易来往。羌渠自然乐意,各取所需。

     王翊为了获取战马、耕牛,除了盐巴茶叶外将一些金银,玉器,珠宝等奢侈品疯狂地向草原输送。甚至当羌渠提出想要铁器时,王翊也毫不犹豫地送了些许过去,当然王翊心底也戒备着,想要再多,对不起,没货!

     有了充足的马源,王翊的骑军得到了保障,每当看着手下儿郎费力夹着马背辛苦训练,大腿磨出血皮,王翊都有想要将骑兵三宝问世的冲动,但都被他生生压住了。

     终究不是时候啊,有时候明明知道有省时省力的先进办法,就是无法使用,奈何!

     光和三年(179)的时候,王翊从外来行商口中第一次清晰地得知了太平道的消息。张角三兄弟的太平教义正发展地如火如荼,四处行医救人,收买人心,门下弟子遍布州郡逐渐坐大,只怕如今正是异心膨胀之时。

     黄巾起义是汉末乱世的开端,也是王翊想要大捞政治资本,积累声望的第一次大好时机。

     仔细思量了几日后,王翊将杨凤并两个什长唤至静室。三人都是随王翊北上的义从老人,杨凤不必说了,一直深受王翊信任,另外两人也是为王翊挡过刀的。

     王翊沉默地看着他们,三人也没想太多,只需静静地听候公子吩咐便是。

     “吾待你们如何?”王翊严肃问道。

     “公子待我们恩重如山!”杨凤出声道。

     “现在吾要让汝等去死,可愿?”王翊突然疾声道,死盯着他们的反应。

     面前三人见王翊如此发问,犹豫了一瞬,身体却几乎发自本能地答到:“愿为公子效死!”

     王翊不置可否,低声对他们叙说道:“巨鹿有一道人名张角,十年前便创下一教名曰太平道。这些年来四处散播谣言,迷惑百姓,邀买人心。在吾看来,其动机不纯,暗藏祸心,迟早有一日必定造反。”

     杨凤三人对视一眼,都有些不知所措,这些事对他们来说似天书奇谈一般,即使是真的,于他们也太过遥远,不知道王翊找他们三人做何。

     见到三人的反应,王翊眼泛精光,继续道:“吾意让你三人,改头换面,前往巨鹿,投奔张角,获其信任,以为后用!”

     杨凤三人,俱是一惊,眼中闪过巨大的惊意,有些无所适从,杨凤道:“公子,既然太平道心存反意,为何不告之朝廷,反而要吾等前去投奔,这......”说到这里,有些结巴了。

     王翊倏地立起身来,气势逼人,问他们:“汝等是忠于吾,还是忠于朝廷!”

     “忠于公子!”毫不犹豫道。

     “那就毋须多想,只需听从我的命令,隐伏其间,以待将来!”王翊轻描淡写道。

     杨凤见王翊如是说,也觉自己问多了,当即抱怀称诺。

     王翊挥挥手,让三人收拾东西,趁夜深人静回家告别亲人后便一同前往。

     待其出门之时,王翊小声地补了一句:“汝等亲人家属,吾会替汝照顾好,待汝等回归团聚之日!”

     这,既是安其心,也是悄然暗示他们:你们的亲人在我手里。

     杨凤三人的离开也造成了一定的轰动,尤其是杨凤,作为选锋义从的三大统领之一,也算风云人物。连高顺都问了王翊几次,都被王翊含糊带过,时间一久,也就无人关心了。

     王翊没有送行,就让杨凤三人静静地走了,黄巾这手暗棋是下下了,至于未来能有什么效果,甚至能否有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王府侧院,王翊挥着铁剑,在场中舞动着,以腰运步,以步带势。

     剑走轻灵,刀行厚重。自北上一行回来之后,大抵是安阳之战的缘故,王翊练剑明显更具威势,劈砍挑刺,撩圈搅拨,舞动之间隐隐带着自战场磨砺的煞气,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一番腾转挪移之后,王翊收剑而立,平息了起伏的喘息,有娇柔婢女递上汗巾擦汗。扫了下眼前不过十二三岁的玲珑少女,王翊有些感叹,自己从小到大,身边照顾自己的婢女都是这个年纪的青葱少女,楚楚可人。

     王顺还是那副憨厚老是的模样,眼睑泛着笑意:“公子,当真是文武双全,剑势行走如龙蛇飞舞,威风极了,小人怕不是公子对手了。”

     王翊不以为意,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有数。

     一王府管事低眉顺步走进院子,对王翊道:“启禀公子,府门外有一红脸汉子,想要求见公子。其人身长九尺,魁梧雄壮,威风凛凛。小人素知公子喜爱豪侠壮士,见其不凡,不敢怠慢,特来禀报。”

     听到管事的形容,王翊有些惊讶,红脸汉子,莫不是那个人?眼神流转,表情莫名,吩咐领其到侧院正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