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黄巾爆发
    在绿娥身上发泄过后,负面情绪散去,一时间念头通达。该来的总会来,现实如今并不会因自己的意志而转移,急也无用。

     拍拍绿娥依旧撅起的翘臀,发出两声啪啪轻响,惹得王翊在两瓣雪白上用力揉搓了一番。

     绿娥乖巧地起身理好衣服,脸上带着大战之后的余韵,春意盎然。收拾好杂乱,替王翊擦拭身体,整好衣衫。

     看着这温婉可人的美人,王翊轻抚其面庞,柔声道:“下去吧。”

     绿娥当即盈盈一诺,端着水盆,扭动着娇躯,退出书房。

     摊开案上竹简,闻着残留的糜乱气息,此时似乎能够看得进去了。

     翌日,王翊闲来无事,祁县兵事早已步入正轨,无需王翊随时盯着,便带着王端、王竣往岳麓书院一行。

     书院坐落于昭余泽畔,水天一色,风和日丽,数十学子修习典籍文化,一片祥和的气氛,氤氲着书香气息,与外界的动乱祸结格格不入。

     这些年,书院的学子换了一茬又一茬,除了王氏族人与资助少年外,只要在书院待过的学子,无论士族还是寒门,都是受王氏一份情谊,对于王翊来说,这是一份巨大的财富。

     又一次站在湖畔,远眺着昭余大泽,听着身后书院内传来的朗朗读书声,王翊有些入迷了。

     身后的王端突然道:“大哥,这几日,您因何事焦急?”

     王翊一愣,回头,只见王端一脸的好奇,旁边的王竣也一样。

     “有吗?没有吧!”王翊转了转眼珠,反问道。

     对王翊的反应,王端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继续道:“这些日子府里都在传呀!”

     王翊眼中闪过一丝晦色,养气功夫不到家啊,居然有这么多人看出来了。

     还有,府中下人竟然敢如此传播自己的闲话!是不是该整治一顿了?

     王翊正待开口,王顺从远处飞奔而至,禀报道:“公子,太平道造反了!”

     王翊闻言,顿时喜上眉梢,情不自禁,话音有些颤抖:“当真,快与我细细讲来!”

     王端与王竣则是惊讶不已,竟然有人敢谋逆叛乱,温室中长大的二人,对下层氓隶百姓水深火热的生活,没有多少概念。

     作为王翊的铁杆死忠,王顺多少有些了解王翊的野心与计划,知道其对于黄巾叛乱很重视,不敢怠慢,赶忙把收到的消息娓娓道来。

     早有暗卫欲将消息传来,只是黄巾作乱,途中变故丛生,如今方才收到。

     一月,张角弟子马元义潜入京师,聚宫省直卫及百姓事太平道者千余人,以中常侍封谞、徐奉为内应,以期三月内外勾连并举。

     未及作乱,为张角弟子唐周告发,灵帝大怒,下旨将马元义车裂,凡阴谋作乱,勾连角道者,尽皆诛杀,雒阳顿时陷入一片腥风血雨。

     二月,张角见事露,连夜驰敕四方,提前举事。一时间天下各州,大小各方太平教众,蚁附蛾从,群起响应,从者数十万。

     着黄巾为摽帜,呼为“黄巾”。燔烧官府,劫略聚邑;州郡失据,长吏多逃亡。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

     一时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谶语响彻中原各州,大汉百姓头一次将心底的怒吼发出来了,震天撼地,几乎将大汉的天捅了一个窟窿。

     如今天下十三州,幽、冀、青、徐、兖、豫、荆、扬,皆已被波及,声势浩大,并州太平道众也是蠢蠢欲动。

     豫州黄巾极为猖狂,在波才的率领下,击破官府,扫荡豪强,一路朝着雒阳打去,扰得朝廷诸公一日三惊。

     灵帝拜何进为大将军,领左右羽林、南北五营镇守京师;派军坚守雒阳八关,各置都尉统之;同时解禁党人,遣皇甫嵩、朱儁、卢植为中郎将,分三路出击,镇压黄巾。

     听完王顺的叙述,王翊细细梳理了一番,与前世基本无差。唯一的区别就是并州,这自然是王翊的暗手了。

     王顺继续道:“公子,皇帝陛下已经下诏各地严防,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以抗黄巾。我们该如何行事?”

     王翊振奋地挥了下手,道:“走,回府议事。”说完带着仍在消化消息的王端和王竣,往祁县而去。

     王隗书房内,王翊与王隗对立而坐,商讨着黄巾之事,王隗已经五十余岁了,这些年愈见衰老,鬓角已满是花白。

     经过王翊的暗自发展,祁县早已成为了王氏的自留地,全县上下完全为王翊所掌控了,祁县有事,在王府内商讨便可,县衙几已成摆设。

     “父亲,黄巾谋逆,朝廷下令各地官吏豪强自行募集义士,抵抗蚁贼,剿灭乱民。我意招募并州勇士,往助剿贼,建立功勋。”王翊朗声道,语气里满是振奋。

     言语肯定决然,虽是商量,然则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事实上,即使此时王隗想阻止王翊,也不可能。

     这些年,王隗逐渐放权与王翊,主管王氏内外之事,而王翊在发展王氏实力以为己用的同时,也在不断攫取对王氏的掌控权。

     王隗其实早已察觉,没有多余的动作,任由王翊发展,此时,若论起对王氏的控制力,只怕王隗说话并不比王翊更有用。

     王隗听王翊说完,露出了一个释然的表情,突然眼神犀利地直逼王翊:“翊儿,这些年汝做了诸多事,便是在等这良机否?”

     王翊面无表情,起身步至堂中,稽首道:“然也!”

     王隗又恢复了瘦弱老人的模样,似是呢喃一般:“为父不知汝如何得知太平道会叛乱,汝既有计划,便去做吧。”

     王翊没有多言,对王隗再叩首,起身毅然离去。

     望着王翊远去的背影,虎步雄姿,王隗眼神有些迷离。一直知道王翊野心极大,只是如今看来,这滔天野心,不知道王氏能否承受的住呀!

     见过王隗后,王翊连忙带着王顺前往麓台坞堡,聚兵训话。

     校场上,数百义从整齐列队,高顺、关羽在前,寒风卷过,旗帜飞扬,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王翊激昂道:“诸君,黄巾作乱,荼毒天下。朝廷已下诏令各方官民、豪杰募兵自守,此乃天赐诸君讨贼建功之良机。吾欲与诸君同心,剿灭逆贼,博一个大好前程。诸君,意下如何?”

     “愿随公子杀贼建功!”整齐的喝声响彻周边,惊起一片鸟雀乱飞。

     随即,让高顺与关羽带人整军备武,做好出征准备。坞堡内陷入一片有序的忙碌中,对于自己花费数年亲手打造的义从,王翊十分满意,放眼天下四海八方,无论在哪里,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足可以一当十。

     深吸一口气,对身边的王顺道:“彦忠,通知杨凤,可以行动了!”

     早年杨凤三人被王翊派去寻张角,以杨凤的本事,很快被张角纳为亲传弟子。由于其是并州人,后来便被派回并州传道。

     前世黄巾之乱爆发之时,也许是太行阻隔的缘故,并未殃及至并州。这一世,王翊落下杨凤这颗黄巾暗子,便是要其趁着张角起义之时,将并州的世家士族势力削弱一遍。

     并州被王翊视为争霸根基之地,世家虽然可以倚为助力,但不宜太强。并州有一个超级大族——王氏,足以。其余士族该是被王翊纳为臂助,供其驱策,以争天下。

     待到杨凤率黄巾将并州世家打击过后,王翊在后接收势力真空,那王氏将会成为真正的太原王,而王翊则是其掌控者!

     第二日,便传来了并州有黄巾造反的消息,从上党爆发,上党各县百姓影从者不计其数,很快上党郡北部诸县尽皆沦陷。

     这支黄巾渠帅名为杨峰,与其他黄巾不同的是,杀官破城,破灭豪强,抢掠士族,于黎民黔首却秋毫无犯。

     并州士族世家人人自危,穷苦百姓却欢欣雀跃,高呼“大贤良师”加入此黄巾的百姓不可胜数。

     很快,数万上党黄巾开始向北部的太原郡,进击,一路破城灭族,太原郡南方诸县,介休、邬县、中都相继沦陷,京陵也朝不保夕,眼看就要临近祁县。而王翊则收拢祁县兵卒、青壮并选锋义从二千余人,在祁县城内坐看风云。

     听闻从南方传来的消息,一座座坞堡被破,一家家世家被毁,一个个豪强被灭,王翊总会露出会心的笑意。

     然而,未及多久,便得来太守臧旻已经率上万步骑南下奔袭破贼的讯息。王翊顿时措手不及,臧旻所率领之军,多为驻守北疆的边军,在大汉军队中是极有战力的,且太守臧旻颇有干才,以杨凤率领的那帮乌合之众绝非其对手。

     王翊连忙问王顺:“臧旻到哪里了?晋阳出兵,为何无人来报?”

     王顺也是有些焦急道:“晋阳传来消息,臧大人恐太原信太平道者众,走漏消息,将整个晋阳封锁。三日前其已经悄然率军沿汾水南下,只怕此刻已饶至杨凤军背后,杨凤正在猛攻京陵,危矣!”

     王翊徘徊几步,双手猛砸在一起,道:“令伯达云长召集士卒,随我南下京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