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长社大战
    汉军潜行隐藏在黄巾营寨周边,皇甫嵩率北军将校并三河骑士直击波才所在东寨,朱儁带着孙坚与一众部曲勇士攻南寨,王翊攻北寨,西寨则遣一校尉领军两千放火牵制。

     约定时刻,静等攻击号令。王翊这边也已准备完毕,正在教训王端,在王端怂恿下两兄弟想要随军一同冲锋,结果被王翊唤来按在身边,王端一脸不服,想要上阵杀敌。

     王翊自是不肯,只让其待在自己身边,兵凶战危,他们年纪还小,此行也只是先让他们见识一下大战。

     黄巾营寨沉浸在一片静穆的气氛中,用过军粮,士卒们聚在营帐中,低声交谈着,些许身影透过烛火映出帐外。

     大营中,不断有黄巾守卫四处巡逻,为防袭击,波才也是下足了功夫。只是手下黄巾有些漫不经心,将朝廷军队压在城中让他们已成骄兵。只是近几日强攻损失惨重后,士气下降了许多。

     大帐中,波才还未歇息,处理着军中琐事。黄巾军中,识字的人才几乎没有,事事都需要他亲自过问,否则便会出差错。

     维持着这十万黄巾,还要作战,波才可谓劳心劳力,此时已有些心力交瘁。

     黄巾起义初期,正是形势大好之时,然而波才心中却没有揭竿而起之时的豪情了。波才一直以推翻腐朽王朝,拯救黎民于水火为目标。然而自起义之后,屠杀官吏,抄灭豪强还不算,对普通的生民百姓也加以烧杀掠夺。

     这与山贼土匪又有何异,背离了自己的初衷,波才很是失望。如今统帅大军,与官军作战,也是基于对张角的忠诚。

     “等击破长社的官军,吾定要给恩师去一封信,制止继续残害百姓,否则吾等就真的要成为黄巾贼了!”波才心底暗暗道。

     时间跨入戌时,王翊不管在边上满是不忿的王端,目光紧紧地盯着远处的黄巾营寨,左手用力捏着剑鞘。

     王端眼尖,突然道:“大哥,东边有火光!”

     王翊定眼望去,果然见东边波才的大营中已有火光冒出,紧接着传来一阵嘈杂混乱,然后便是大片的冲杀呼喝声。

     见皇甫嵩那边已动手,王翊当即大喝:“出击,剿灭乱贼!”

     按照之前的布置,吕布与关羽立刻带着骑兵向北寨突袭而去,高顺与毋丘兴率领步卒举起火把紧跟在后边,冲锋而去,杀人放火。

     天气干燥,草木一点就着,大火无情地席卷而起,向北寨黄巾吞没而去。北寨的两万黄巾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吕布关羽率军直直地向前突进,蹈帐踹营。

     数千汉军,挺着长枪,挥着环首刀,无情地向黄巾杀去。刀刀见血,枪枪殒命,一时间黄巾北寨内俱是一片惨叫声音。

     黄巾军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蒙了,不知所措,直到见到无数士卒被官军尽情屠戮,才想着拾起武器反抗。

     北寨负责防卫的黄巾将领,出帐想要组织抵抗,随后便被吕布远远一箭射杀,刚刚聚起的数百人众,转眼间就被吕布率军冲散。

     没有了主事之人,黄巾北寨完全陷入混乱,吕布与关羽像两个杀神一般,率领骑军不断冲杀,浑身浴血,所过之处,尸身遍地。

     高顺与毋丘兴也是亲冒箭矢,领着三千步卒向黄巾平推而去,北寨黄巾不断溃散,汉军气势愈盛,斩杀愈急。

     北寨黄巾本就不是精锐,不过一个时辰便完全溃散,互相踩踏而死,被烧死者无数,汉军如同恶魔一般收割着一条条生命。

     大火完全将营寨漫过,熊熊火焰映红了漆黑的夜空。王翊领着预备军在一里外观察着战场,隔着这老远,亦能感受到那炽烈的温度。

     王端看着汉军与黄巾厮杀,表情激动,忍不住开口:“大哥,我......”

     还未说完,便被王翊呵斥一声:“闭嘴,给我好好在这里待着!”语气严厉,王端顿时被吓得不敢说话了。他清楚,大哥王翊难得如此认真,而每到大哥严肃至此,自己只有乖乖听话,这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

     见黄巾军已彻底溃散,再无抵抗的意志,四散无措,北寨黄巾算是拿下了。

     王翊抬眼望向东边,只见那边虽然也是火光四溢,但仍然杀声震天,刀兵之声激烈,看样子皇甫嵩还未击败波才。

     脑海迅速思索一番,判断眼下形势,王翊对旁边的王顺道:“传令,命吕布关羽高顺毋丘兴率军将北寨剩下的黄巾驱赶至东寨,助皇甫将军击破波才!”

     王顺当即一诺,拍马带人前往传令。

     很快,汉军行动起来,不再只顾杀伤黄巾,步卒汇聚列好军阵,将剩下的万余黄巾逼向东寨。有欲四散奔逃着,皆被游弋在两侧的吕布与关羽斩杀,在汉军不断地逼迫下,向波才东寨逃去。

     王翊则带着亲卫裹着王端、王竣远远地吊在背后,时刻注意着战场形势。不过两刻钟的功夫,便至东寨。

     此时的东寨一样混乱,两军激烈的厮杀着,战局焦灼,皇甫嵩满头是汗,亲自在后擂鼓,激励着汉军士气。

     原本东寨在汉军的一番突袭之下,也是不备,一触之下,节节败退,官军趁势加紧放火,烧死烧伤无数。

     只是今日风不是很大,火势蔓延不快,给了波才以反应的机会。且东寨乃波才亲自驻守,黄巾精兵多在此处,防卫森严。

     三河骑士被派往突击东寨左营,迅速击溃其中黄巾,然而波才十分狠决,用辎重车辆一字排开隔绝,随后让人也向左营放火,直接放弃了其中的数千黄巾。

     大火隔绝,三河骑军无奈,未免损伤,只得退出,重新汇集到皇甫嵩麾下。

     皇甫嵩率领的汉军不到两万,在波才亲自指挥下,依靠其人数之众,虽然损失惨重,竟然堪堪挡住了汉军冲锋。

     皇甫嵩身为大汉有数的名将,自然明白夜袭之要,便是攻其不备,破其阵脚,使其自乱。

     见黄巾贼众在波才的调度下竟然渐渐稳住了阵型,且越来越多的黄巾士卒反应过来,在头目首领的带领下加入作战。

     眼看夜袭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黄巾却在波才的统率下有愈战愈勇的趋势,皇甫嵩顾不得损伤了,派三河骑军直突波才中军,欲行斩首之事。

     黄巾面对朝廷的精锐骑卒,缺少反制措施,一触之下纷纷溃散,黄巾提升的气势戛然而止,军阵在三千骑军的冲击下摇摇欲坠。

     而波才见状也是急了,将一直舍不得用的豫州黄巾最精锐的五千黄巾勇士派了上去。

     寄托着波才的希望,五千黄巾锐卒高呼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冲上前去与三河骑士拼命,以血肉之躯生生挡住骑军的冲锋。

     付出了整整三千黄巾精锐的代价,抵住了骑军的冲击力,将其拽入短兵厮杀的泥潭。

     波才心头滴血,赶紧调派后续黄巾填补空白,将防线稳住。皇甫嵩见三河骑士也未见其功,反而在黄巾以命换命的打法下损失惨重,终于稳不住了。

     此次夜袭波才几乎宣告失败,终究是小觑波才了,草莽之辈也有如此俊才,惜为乱贼。

     顾不得思考太多,皇甫嵩明白,此战已经变成了与黄巾的正面鏖战,为今之计,只有将波才死死地钉在此地,等朱儁与王翊击破南北二寨之后,率军来援。

     一步也退不得,皇甫嵩清晰地判断出眼前的形势,只要自己一败退,长社必失,颍川郡将彻底沦陷,司隶地区将会直面黄巾兵锋,豫州局势将会彻底糜烂,进而影响到天下剿贼形势。

     想的越远,皇甫嵩心志越坚定,任由汗水淌过眼眶滚落掉地,不眨一下。踏上鼓车,拔出腰间长剑,大声喝道:“众将士听令,破贼之日,就在今夜,有进无退,有死无生,斩杀波才!”嘶吼结束,亲自擂起鼓来。

     皇甫嵩在汉军中的威望原本就高,见他甘冒锋矢助阵,士气大增,随着鼓声再次向波才军发起冲锋。一万多汉军竟压着黄巾打,使得黄巾阵线不断后移。

     见汉军发力了,波才也将自己手上最后一支预备军投入战场,与汉军搏命。双方放开了打,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阶段,汉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黄巾人多势众,悍不畏死,一时间厮杀的难舍难分。

     火焰滔天,战场血雾弥漫,双方都杀红了眼,两军交接处不断有生命被吞噬,只剩下残尸碎肉。如此正面消耗,使得黄巾充分发挥其人数优势,纵使汉军更加精锐,也有些顶不住了。

     近一个时辰的战斗,汉军虽然未退一步,人数已经减员至一万以下,黄巾虽然付出了数倍的伤亡,却渐渐掌握了战场的主动,

     此时,见到王翊军赶到,皇甫嵩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刻,麻木的双臂缓缓垂下,大声呐喊道:“将士们,援军来了,杀!杀!杀!”

     早已疲惫的汉军顿时精神大振,再次向黄巾反扑而去。黄巾军则是士气大泄,厮杀战斗开始带着些犹疑,战阵有些动摇起来。

     波才在见到王翊军出现的时刻便感到大事不妙,见到上万北寨败兵被驱赶过来,连忙派人欲引导绕营而过。然而在吕布关羽四将的压制下,残兵直直地撞入波才军右营,其阵脚顿时大乱。

     而后消耗不多的并州汉军摧枯拉朽般切入波才军,对疲惫不堪的波才军施以重击,大肆屠杀,收割着生命。波才仍想聚众抵御,从南边又杀来了朱儁军,汉军三路齐攻下,黄巾军彻底溃败。

     带着强烈的不甘,波才率领余下的黄巾精锐向东撤去,汉军仍不罢休,追击了数十里,西寨的万余黄巾则被百里率军驰援而来的曹操击破。

     至此,长社之围彻底化解,而波才再难想有所作为。

     王翊在侧带着王端、王竣指挥着并州汉军战斗,亲眼见到波才军崩溃而逃,战场虽然残酷,却也让他体会到了沙场之魅力。

     此战,王翊头一次深刻地明白,鲜血,尸身,骨肉,这些都将铺满他那条野心之路,而他将脚踏这千万人之枯骨直上那万万人之上的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