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冥冥梦音
    “……谁……”

     是谁在说话?

     “阿灵…”我寻声望去,视线却一片模糊,模糊中看到一个白衣仙袍的仙子,脑中响起紫东婆常给我念道形容美人的那句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是谁?是在和我说话吗?……这个有渺渺仙音的人…到底是女子还是男子…声音感觉那么美…像万年沉酒的余香…一直回荡在耳边……

     “阿灵…”声音又再次响起,这回我分辨了出来。是了,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声音充满着复杂的情绪,做为一个孤魂…我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又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清脆却又哀伤,似是在乞求…“我……就想问问你…”

     这个声音让我一愣,怎会这么熟悉,我万般急切的想看清那人那事,她,他在和谁说话…是怎样一个女子,模糊的视觉却只看见他一人…或许只是觉着,世间就他一人,没有女子的倩影…我努力的想看清楚他,模糊的身影,模糊的面容,只是觉着一定是个一笑十里万物都枯萎的仙人吧,世间再美的万物都不及他……他远远的站立在我的彼岸…我低头一看…脚下忽然裂开…轰隆隆的发出震天的巨响…在抬头望天,天也发出刺耳的雷鸣………恍如末世…

     天地,要合二为一,山川崩塌…海水将要枯竭…

     我疯狂的想要过去…

     却只见那人淡然的转身…我想去叫他,却怎样也发不出来声音……

     我在绝望中向他,伸出了我的手…

     他终于转过身……薄唇轻启…在说着什么…

     我本能的摇了一摇头…瞪大了双眼…似是他在说什么我无法接受的话语……

     我颤抖着身体…牙尖都在疯狂的打颤……

     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会这样?

     啊—

     尖叫着,我猛然惊醒…

     本孤魂…竟然睡着了?

     莫哀摸了摸自己半年没洗的脸孔,揉了揉自己半年不洗的秀发……我摸着我千年不动的心,微喘着粗气。

     紫东婆曾说,梦不离魂,灵不离梦,生生相惜,凡间之人如果说没有梦,这人要么是已得道升天,要么就也似我一般,是个孤魂野鬼罢…可我为何会梦见一个男子…我这孤魂野鬼如今为何会做梦……我虽一直好奇梦到底是个怎样的东西…现在真正的见识到了…却也一头雾水…

     来不及细想、外界传来声响。

     匡………匡…………匡……

     不知是何种乐器…庄重且严肃,镜中都在一起晃动,先前我从没听过这种声音的…终日与湖相伴…对这声音倒也是新奇。可惜在玉清镜内看不到外面的世界究竟发生何事…

     外界传来声音

     “玉清镜刚怎会发光?”

     “怕是这厉鬼想要出来,咱们快些赶路,以免她改变心意。”

     莫哀一听,委实委屈,想我好不容易出了那万年不变的紫东湖,竟被这般嫌弃,很想对她们张口大喊,本孤魂才不会改变心意。

     这时外界又传来起灵小仙童的稚音“厉鬼,厉鬼,我叫你姐姐好不好,厉鬼姐姐,你千万别改变心意,你若改变心意,我们回去怕是要被师父责罚的…”

     看他诚恳,莫哀点了点头轻声道“……好”,困倦之意又再次席来,慢慢陷入沉睡。

     “……百玉”

     呼…又是那个声音……这回,却是唤的别人的名字。

     “天尊……”一女子的声音应道,煞是好听,就两个字,却也说的宛如箜篌之乐。

     这回,我看的很是清楚…说话的女人…也是极美的…像万年白玉所雕刻出来的神女,青绿色琉璃纱裙,裙摆出水波漾漾。她微微摩擦手里的羽纱折扇,道“……请您收下,这是……”

     后面的话却不知为何听不清,莫哀心想,也无妨…不用听,也是一对神仙眷侣…

     那…阿灵是谁…莫不是这女子的小名,嗯…倒也衬这般的女子…

     不曾想,天地又发生剧烈的震动…出于本能的反应,跑向那两人…刚抬步…那两人却又消失不见…只留我一人在这梦境中感受天崩地裂,这回自己本是不想流泪的…可眼睛的湿润却让我好奇的摸了摸…不看倒罢了,一看,却也是惊着了自己…

     不对…莫哀心里想…

     不可能…她又在摸了摸…黏糊糊的质感…这是耳朵…嘴巴…指甲都感觉到了异样…

     她疯狂的摇着头,接近奔溃的大喊出声……

     啊…

     全身…都在流血…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没有一处……

     啊——

     随着她的尖叫,她忽然惊醒…

     环视四周,已不在镜中,周围水雾缭绕,应该是在一个大殿中,大殿的一切均是白玉所筑,甚是庄严肃穆…可是,周围站立着很多人,不光周围,她前面的玉阶之上也坐立着人。

     她这千年的孤魂,存在至今也没见着这般多的人…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她,包括,那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那三人…她虽然没见过这般多的人,却也是知道…这般…是丢人了,丢了五千年的老脸啊…

     不由尴尬一笑…补一句,道“蟑螂,看见蟑螂了”

     旁边人均摇一摇头,这骇人的女鬼。

     便又都收回目光,静静等着上面之人的指示。

     她不禁瞪了一眼那三人,真是,怎不禁我同意就把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给放出来了,

     这般尴尬…,嗯哼,幸亏本孤魂我是一个心大的。

     只见那拿玉镜的少年双手作揖,低头,恭顺的说“圣尊,这就是那千年厉鬼,小仙道行尚浅,本是降服不了她,但此鬼还是有一丝正道之心,就一起跟我们回了这境中。”

     我听他这般说,向上看去…

     这…这…仙人怎都这般俊美失常…别人先且不说,这玉阶之上最中间的男子,简直是俊美绝伦…他一声白衣黑发,却不像我这般邋里邋遢,打理的整齐有序,袖扣都有一丝禁欲之美。

     他黑发瀑般垂地,一双勾人的美目…银色的眸子闪着灼灼的星辰,薄唇看不出他一丝的心里情绪…

     他直视着我,没有一丝的情感,也没有一丝的好奇,却让我说不出话来。

     他左手支着头,眼光一抬,又看向了玉镜少年

     说道“禁雨,她不是鬼,是魂。”

     这般声音,很是耳熟,与梦中仙人竟有三分相似。

     我再次看向他,他却没有再看我一眼,一幅悲天悯人的面容…

     “小仙愚钝,竟没分清楚…”禁雨回答道,双手作揖,却也没太大的变化…

     “无碍…”他回道。

     他右侧的年老的仙人,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审视了我一番说道“这魂怎会一无前世,二无今生?”

     他淡淡的回答“怕是一神物漏下的小魂罢了…”又扫视了这三人“这是你们何人发现?”

     小起灵听罢叩首作揖,道“是小仙发现。”

     那个年老的仙人说道“不错,小小年纪就已修到仙筋,是以良才。发现这千年孤魂却也无所畏惧,是以大器。值得嘉奖。”

     小起灵却不敢居功,小小童音却大声说“小仙不敢,是浅燕与禁雨师兄二人助我,才得以收魂的。”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本孤魂当他们是良友才跟来的,何来收服之说。而且那座上之人说我只是一神物的小魂罢了,这般大事,我怎不知?太过轻言了吧,想毕,我有些不满的瞪这上方之人,却在看到他的面孔时,也收起了这个不满,哀矣,这人面容真是太过神圣,让我不敢直视下去。就在瞬间,那老仙人捕捉到了我的小情绪,像是我犯下了滔天罪过似的面容尖刻的对我大喝

     “大胆小魂,不得侵辱圣尊。”听罢我吓了一跳,甚是委屈,眼中盈满泪珠。

     座上之人也没有阻止老仙人之意,又抬眼看向了我。我有些踌躇,下定决心道“在下…只是…”言到口边,却是怎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周围静的出奇…

     他看了看我,也没有让我说完的意思,问道

     “…汝之名讳?”

     我不由吞吐说“吾……吾”却又觉得此人地位应当是极为尊贵,就改口了自称“…在下莫哀…”

     他听罢沉吟片刻,轻启不苟言笑的薄唇,“莫哀…”

     后来的后来,我每每午夜梦回,萦绕在脑海的就是这个神祗般的轻吟,我从来没觉着,自己的名字有如此刻般,那样的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