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伯候幺女
    我随着一阵喧闹,睁开了眼。四周的一切都还在天旋地转间,一个妇人就抱起了我,并在我措手不及时把我娇嫩细腻的小屁股狠狠掐了一把。

     原先做为一个孤魂野鬼,压根就从没有感觉过这般的疼痛,所以就嘴一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屋内的人听我哭的甚是响亮,都开心不已觉得这乃喜事…,我只道是被这些个凡人嘲笑了,我更是又羞又恼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妇人随后把我带到那位年轻的美人身边,拿着我的小手腕,道“恭喜夫人,小姐身体健康。生来就有这七彩琉璃胎记,将来必定命贵。”

     那美人本苍白的脸在看的我哭的红扑扑的脸时,漏出了一分欣慰的微笑,把我抱了抱随后躺平休憩挥手意让妇人带我去见我的父亲,那老妇人见罢就把我从里间抱了出去,小心的递到一男人的手边“贺喜侯爷,是个小姐。”

     男人把我抱在怀里眼眸中很是欣喜,不忘急切问“太姒可好?”

     妇人恭顺的说“夫人身体安康。”

     男人听罢就以放心,对老妇人点了点头,认认真真的审视了我一番“我看看我的小小女儿。”他拿自己的食指逗弄着我,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指头,他眼光一顿,看到了我手腕上的七彩琉璃印记,抓起了我的手腕,问妇人“这是?”

     妇人眼光一撇我的小手,笑着道“这是二小姐生出来便有的,七彩印记,是乃祥兆。”

     他听后大喜,朗声笑出。这时一双小手扒拉着他的衣服,急切道“父亲,父亲……我看看妹妹……让我看看妹妹。”寻声望去男子下方站着一粉雕玉琢的小小少年。

     年轻男人摸了摸他的头,把我递给乳娘,让他看我,他好奇的扒拉着包裹我的绸巾,我瞪着眼珠子看着他,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哎哎之声,他望着即小眼一眯“父亲,妹妹想和我说话!”

     年轻男人笑了,道“考儿,小点声,别惊扰了你母亲。”然后又继续对他说“那你听听,妹妹要和你说什么?”

     那小少年听后做出一嘘声的动作煞是可爱,重新笑咪咪的看着我肉团般的小脸,随后吧唧一声的亲了口我的脸颊…我有些羞涩,小脸一红,毕竟是五千年没被轻薄过的小脸…

     他佯装小声的抬头对那男人说“父亲,妹妹好像害羞了…”

     我有些抗议,撅了撅小嘴,这般把我的内心活动公之于众,就算是小孩,也是欠妥的。

     他看着我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小脸,似是感应到了我的小心思,忽然灵机一动,眼睛闪着些许光亮,道“父亲,父亲邑考觉得妹妹很是灵动可爱,可取字名灵吗~邑考想为妹妹取名,姬灵,姬灵,仙姬之灵。”

     年轻男人听罢点了点头思考片刻,赞同道“甚好,妹妹以后就叫姬灵罢。”

     此番以后…我又有了个新名字,姓姬名灵。

     夜里,我看见司命星君站在了我的摇篮边,说“小魂,你现在是西伯侯之幺女,姬灵。”

     我心念一动问他,我为什么非要变做婴儿,这番渡世要渡到几时?

     司命星君没理会我的问题,自言道这西伯侯姬昌是位圣人乃仙人下凡渡劫,让我无需担心,说我这一生有十八个兄弟一个姐姐我排名小十四是夫人亲生嫡女,童年过的应当甚是欢快的。我听罢心里也很是高兴,圣尊老说这凡人的七情六欲,我这回也是可以深深的去领会领会。司命星君还说,我那七彩琉璃手链是不能让凡人看见的,索性给我引成了胎记。他会在我危难之时过来帮我一帮,他说这时我猛然一惊,当初不是只说让我来渡化这帝王星,怎的还有危难?

     我问“这帝王星到底是何人,你且说我才能渡他啊?”

     他神秘兮兮的道“不可说啊不可说……天命如此…只是此番,你行事需要慎重…唉…天命自有安排。”

     听他说完也是懵懵懂懂,还不过他又说圣尊在凡界也是留下了一魄,应当会助我。我问圣尊一魄放在何人身上,他却也摇摇头一副不可说的模样,我心里微恼。闭上眼也不想搭理他这个一问三不说的劳什子司命。

     他默默看着我,隐没在漆黑的夜色中。

     满月宴那天,

     母亲把我抱到了大厅,让大家都见见我,我就看到一个个小人争着扒着要看我这个十四妹,只那个替我起名的小小少年,姬考,帮我拦下了这些个顽童,我也是很感激的,本孤魂现在已不是魂体,这挤压玩闹之间,万一伤着了本孤魂的肉体凡胎,岂不疼痛?我虽想感受这凡人的五感,却也是不想感受这五感里的疼痛的。相由心生,当即小脸一撇佯装要哭。

     却在将将眼珠要盈满泪水时,看见一个比姬考略微小点的少年,在一边默默的喝着茶,也没有顽童的脾性,喝茶的动作极有考究。

     母亲看到我的小眼睛往那小少年身上瞟时,便替我问“发儿,怎的不来看看妹妹,妹妹在看着你呢。”

     他听罢,缓缓放下茶杯,对母亲恭敬的一揖“发儿不是不想看妹妹,发儿是怕推搡着看妹妹,恐惊着了妹妹,倒不如等弟弟妹妹们看罢,我再好好抱一抱妹妹。”

     其它的小童一听,觉得也是有几番道理的,也就没再推搡而是各回各位了。

     我看到此番场景不免一笑,是个识大体的孩子,孺子可教也,其中那比我大点的姐姐在一旁看到我笑了,很是惊喜,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般,大声对母亲说“母亲,妹妹笑了!”

     母亲哄了哄我,对他说“发儿,妹妹可是当真喜欢你这哥哥呢。”

     姬发好奇的看我一眼羞涩的抿嘴一笑,挠了挠头。

     姬考看着弟弟这般模样也是笑道“发弟弟,莫不是对着个小婴儿害羞了。”

     众人皆大喜,氛围甚感其乐融融。

     等到父亲坐入主席,遂开始了我的满月宴。

     歌舞升平,我吃着奶,光看着她们闹着也是极为开心的甚感享受,做为孤魂也是没见过这般场景,着实让我开了眼界,我虽在那圣尊的玉清镜中也会窥得一二情景,却是真没有真正参与时这样的有趣。

     想罢,我现在也并不是当初那个一无前世二无今生的小魂了罢。起码,我现在就有了今生。虽说怎样渡世也是我将要好好考虑的事情……不过先休管这些…做为一个婴童…现在是甚感困倦…接下来可得好好睡一觉,把五千年的觉都好好的给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