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油壁车缓缓前行,外面熙熙攘攘,各种声音不绝于耳。

     谢媛低头拨弄着脖子上的长命锁,问沈氏:“娘亲,戴这个有什么用?”她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形状奇怪的饰品。

     沈氏摸了摸她的发顶,怜惜地道:“佩戴上它,就能避邪去灾。我可怜的姑娘,你未出生前娘亲也给你准备了一个长命锁,是海棠四瓣式的,不过它在你小时候碎了,也就没再戴过。那个长命锁,大师都说了是为你挡了灾祸才会碎成两块呢。”

     “你这孩子自小就多灾多难。当年那把长命锁碎成两块,可真是把娘给吓坏了!”

     谢媛挨过去在沈氏身上蹭了蹭,爱娇地道:“以后不会了。”

     “这倒也是,等你过几个月过了生辰,娘亲就可以带你到处去玩了。”沈氏点了点谢媛的鼻子,笑着道,“那位大师可是说了,等你熬过七岁,就一生顺遂,无灾无难。”

     说到这里,她眼神忽然有些黯然。

     拥紧了谢媛,沈氏低声道:“我的乖女儿。”

     这时候,油壁车重重地向前一倾,停了下来。片刻,马车夫的声音响起:“夫人,姑娘,前面戒严。”

     阿宁连忙撩起车窗帘布向外看,却是什么都看不到:“夫人,这里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不过前面很多马车都停了下来。”

     “叫侍卫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沈氏不慌不忙地道。

     ‘是的,夫人。‘阿宁钻出油壁车,片刻后她的声音在车外响起,“夫人,是北军在抓捕逃犯,每一辆马车都要搜查。”

     沈氏正想说话,一声惨叫传来,又是一声。

     “北军杀人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随即男男女女的尖叫哭喊声响成一片。

     外面顿时乱了。

     片刻,又是一声惨叫。

     “肃静!”大喝声如雷灌耳,一下子就压低了所有的尖叫哭喊声,“北军抓捕逃犯,谁趁乱哄起,莫怪胡某将尔等以逃犯同伙论处,就地处决!”

     沈氏皱了眉:“怎么是胡博主持北军抓捕?”

     胡博是北军的一个执金吾,是皇帝这几年提拔上来的新贵,出身贫贱农户,却最是刺头,仗着皇帝做靠山,即便是三品大员的面子也不给,人们暗地里总爱叫他“皇帝的走狗”,最是得不到朝臣的欢喜。御史们折子上弹劾得最多的也是他,偏偏皇帝都当做没看到,导致这胡博越发猖狂了。

     不过,若不是胡博在这里,场面也不会这么快就被控制。

     “搜查!快点!下马车!”一个北军粗鲁地喊着,“搜查!还不下来!你们想被当成逃犯同伙就地处决吗?”

     “军爷,我们家小姐是……”

     “不管是谁!抗令一律以逃犯同伙看待!”

     “……”

     谢媛正侧耳倾听,忽然闻到鼻端飘过的一丝腥甜血腥气,萦绕不绝,这让她一下子警惕起来,。

     “怎么了?”沈氏注意到女儿的警惕,悄声问。她出身名门,遇到现在这种状况也不慌不忙,因为她心知以她的身份北军并不会刁难于她,而且,慌乱没有一点用处。

     谢媛压低了声音,在沈氏耳边道:“娘亲,我闻到有血腥味。”

     沈氏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她立刻问:“知道哪里传来的吗?”

     “有些远。”谢媛道。

     沈氏这才稍稍放心,拉着谢媛的手,道:“等一下什么都别说,一切都有娘亲,知道了吗?”

     谢媛点头。

     沈氏看了小白等丫鬟一眼,板起脸吩咐道:“注意你们的嘴巴,一个不慎可能就小命都要丢了。【零↑九△小↓說△網】”

     小白还好些,她跟着沈氏好些年头,大风大浪都见过,即便心里害怕恐惧,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桂圆和百合就差了很多,脑门上的汗都能滴了下来,手脚发抖,两股战战,毕竟是大宅院里娇养的丫头,年纪小,什么大场面都没见过,能不吓得尿湿裤子已经很好了。

     沈氏又看了眼谢媛,发现女儿仪态依旧,既没紧张也没有出汗发抖,只是不知道是不知者无畏还是小小年纪如此镇定了。她抱起女儿,撩起油壁车的帘子,在小白的扶持下下了油壁车。两个小丫鬟紧跟其后,没有塌子坐着,她们一下来就瘫倒在地,即便身下的青石板被太阳烤得炙热似乎也没有感觉。

     五六个北军正在搜查前面的一辆油壁车,两个戴了帷帽衣着鲜艳的年轻少女在丫鬟仆妇的搀扶下哭得伤心又委屈,却无一人敢上前相劝。

     片刻后,两个北军从马车里出来,对那北军小头目道:“大人,没有找到。”

     那北军小头目点头,看向两个哭得伤心的年轻少女,皱了皱眉道:“你们撩起帷帽!”

     “军爷哟,这怎么可以?我们姑娘还未出阁,您这要求有些过分了!”其中一个仆妇连忙谄笑着上前,可惜那个小头目丝毫不卖她的账。

     “是你们自己来,还是让我们来?”

     他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不耐烦。

     两个姑娘这会子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在北军血淋淋的威胁面前,她们颤巍巍地撩起帷帽,露出两张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脸来。

     那个小头目这才点了头,领着北军便向谢媛这边走来。

     谢媛抽了抽鼻子,在沈氏耳边悄声道:“娘亲,血腥味就在前边的车里。”

     沈氏脸上神色不惊,她抚了抚谢媛后心当做安慰,走上前对那北军小头目大大方方地道:“这位大人,请上车搜查吧。”

     光是这一份临危不惧的淡定,沈氏就足以令人刮目相看,傲视白玉京诸多权贵夫人。

     那北军小头目看见沈氏,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上忽然红了,他感觉脸上很烫,连忙别开脸吩咐手下:“你!你!上去搜一下,仔细点,可别弄乱了别人的东西!”

     沈氏微笑地看着,因为她姿容出色,举止端庄高贵,即便是军中流氓的北军也无法对她生出丝毫猥亵怠慢的不敬之心来。

     片刻后,两个北军从油壁车里下来:“找不到!”

     那北军小头目点了头,领着人便向下一辆马车走去,还能听见他的下属在悄声打听:“那妇人是哪家的?”

     “谦远候府侯夫人,当年可是风华满京都的人物,你小子就别肖想了!”小头目笑骂道,“她们可是高高在上的贵人,用来仰望的!”

     等到北军们都走远了,谢媛在沈氏耳边低语道:“娘亲,血腥味跑到我们的车子里了。”

     沈氏瞟了一眼正在搜查下一辆车的北军,招来阿宁低声吩咐:“你且让侍卫们上车搜查一遍,发现什么都不要声张。”

     “是,夫人。”

     阿宁向守在一边的侯府侍卫们走去,她传达了沈氏的意思,两个侍卫将信将疑地上了马车,片刻后他们走了下来,对阿宁微微颔首。

     “夫人,请上车。”阿宁恭谨地道。

     沈氏点头,抱着谢媛上了马车,丫鬟们也跟了上来。停了一刻钟有余的油壁车又缓缓向前驶去,这次一路驶进了朱雀大道,谦远候府所在的杏花巷,直到侯府垂花门前才停下。

     沈氏抱着谢媛下了车,丫鬟们也一并下来,跨过垂花门,乘上粗壮婆子们拉着的小车子,回无名居去了。马车夫则赶着油壁车回到前院专门放置主人们马车的院子里,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无名居里,谢宜看着被抬出来绑着的奄奄一息男孩,俊朗的脸黑了泰半:“洁曦,你知道他是谁吗?”

     沈氏笑吟吟地在他脸上香了一口,道:“不就是那姓容的光禄大夫幼子么?修徽,修徽,”她叫着谢宜的字,认真地道,“容子阳是良臣,被奸佞陷害,冤死狱中。他全家则斩首的斩首,流放的流放,入贱藉的入贱藉,现如今他的幼子侥幸逃出,难道你还要把他交出去?”

     谢宜阴沉的脸色稍稍缓解,沈氏又加了一把火,道:“媛姐儿还未到七岁生辰,我实在忧心于她。我自从她病了开始,就一直做善事为她积德,现在她好了,这善事也要继续做下去……修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说不定救了他我们媛姐儿就能平安到七岁呢?”

     良久,谢宜叹了一口气:“那容子阳的确死得冤屈。”

     沈氏大喜:“夫君果然知我深矣!”她走出里间,对外叫道,“阿宁,拿热水来!”

     “洁曦,”谢宜拉住妻子,“我会为他弄一个外地的户籍,过几个月京中盘查松懈了,再送他出白玉京。他是决计不能在我们家里住的!”

     沈氏点头:“那是自然。”

     “对了,”沈氏瞟了眼地上的可怜少年,问,“那沈子初呢?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谢宜在圆凳上坐下,倒了一杯茶水,不慌不忙地道:“我把他安排了跟呈儿一道学习,你不必担忧他,我会命人看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