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三个念想
    好厉害的书童!连鬼都能打!

     程蕴心中暗暗一叹,觉得李正多半是小宁口中斩妖收鬼的外来小道士,不然不会带着这么个非人书童三更半夜跑来荒宅找黄生,知道黄生和佳儿在妖精打架,马上闯进去打断。

     想法归想法,程蕴已被佳儿化身的白面鬼知道了阳气的底细,且白面鬼想杀自己之心昭然若揭,她是断然不可能给它活着离开的机会的。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魁梧书童与白面鬼实力相仿,一时半刻奈何不了白面鬼,甚至一点点被白面鬼挽回颓势,渐渐落于下风,程蕴止了坐山观虎斗的心思,瞅准时机,连续吐出五六口阳气,全都对准了白面鬼的要害位置。

     魁梧书童非鬼物,阳气落在身上没有任何感觉。

     阴身的白面鬼就不一样了,阳气如火炭、如热油、如岩浆,开初的一口阳气烧去它的脸,现在六口阳气来袭,它的感觉就像在火海里打滚:

     皮肉迅速烧焦,骨头被烤得酥脆,最重要的本源阴气就像冰块,在一点点地融化,而那该死的魁梧书童趁火打劫……

     它想走,走不了;它想吃人吃鬼补充元气,吃不了;它想翻盘取胜,还是翻不了!

     可恶的小鬼,竟敢算计它!竟敢扮猪吃老虎!

     叛徒总是比敌人可恨,白面鬼的满腔怒火全数落在“鬼中奸”程蕴的身上。

     冲动使它不惜自损本源,憋足了力气将魁梧书童暂时击退,尖叫着扑上去要将程蕴吞杀,却见她看向自己的身后,璨然一笑。

     笑你个头啊笑!

     白面鬼更怒,警觉却从心底冒出,慌忙回头去看。

     程蕴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地笑。

     她笑,是因为她看到提剑追出来的书生李正,他手里的剑比她的阳气厉害多了,而这把充满了阳刚正气的剑,它正在砍向白面鬼的粗脖子!

     程蕴吹出一口阳气,趁着白面鬼自乱阵脚之际,正中它那烤得皮焦肉烂的脸。

     一击得手,程蕴不忘伪装自己,像疯子一样哈哈大笑,用力推开婢女,撒腿往荒草丛深处跑,犹如一阵风儿吹过,迅速消失在几个活人面前。

     白面鬼的头被阳气灼烧得像块熟肉,李正的剑刷地一下将它斩首!

     白面鬼尸首分离,本就损伤了大半的阴气本源被利剑自带的阳刚正气蒸发殆尽,它知道自己即将消散,极愤恨地惨嚎着,极不甘地追向逃跑的程蕴,极无奈地化作阴气和污秽血水,被彻底杀灭。

     从白面鬼冲出,再到它泯灭,加起来不过三十个呼吸。

     胖书生吧嗒一下坐倒在地,吓得尿湿了裤子,脸上却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因精气被夺,瘦得皮包骨头的黄生踉踉跄跄地从堂屋逃出,恰好见到佳儿化身的白面鬼被斩,其中隐约可见佳儿的美丽身影,登时吓得面如土色,扑倒在地昏死过去了。

     婢女抖索着嘴唇,目光发直,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李正眉头紧皱,提剑注视着程蕴消失的地方,心中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追上去。

     他依然不知道她是人还是鬼,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甚至于白面鬼为何被烤焦,仍是不清楚。

     不过,白面鬼会如此迅速地溃败在他手上,程蕴应该起了些作用吧?

     李正是个谨慎的人。

     在闯入堂屋抓鬼的同时,他利用准备好的法器布置了范围禁制,这禁制拦不住阳身的人,却能阻止阴身鬼物。等待片刻,没有等来鬼物撞在禁制上的反馈,李正心头的一口气顿时松了,料定程蕴非鬼,自己没有放虎归山。

     他看向昏死的黄生,想到此人禁不住美***惑,竟被一头狰狞猛鬼压身,平白叫猛鬼骗去精气,免不得心生厌恶,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醒醒!”

     ……对引阳气洗髓的程蕴而言,李正布置的禁制形同虚设。

     想吃掉自己的佳儿死了,她觉得很高兴;可她又怕李正和书童追上来杀鬼,在微凉的夜风中越跑越快,不知不觉就跑出了荒宅,跑到空荡而少人的街道上。

     发现李正没有追来,程蕴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充分发挥魂魄之身比羽毛还轻的优势,就像脱了缰的马儿,跑得比风更快更自由更无忌,所有的烦恼都被抛至脑后,只剩下纯粹的、快乐的自己。

     有多少年没这样开心肆意过了?

     程蕴在渡口停下,看着热闹的人群,看着水中倒映的钩月,听着繁华人世的喧嚣,喜悦沉淀下来,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自她卖掉自己那一刻开始,快乐似乎死掉了,自由被牢牢地约束起来,捆在她身上的链子一条接一条,例子如:“你只是一个卑贱的奴婢,那条看门口的狗都比你有用,至少它能炖一锅狗肉煲”、“我们是女子,以男子为天”、“你以为你算什么?不过是我的妾,一个无聊的玩物”……

     “奴婢也是人,女子也是人,妾还是人。”程蕴自言自语,“皇帝不会比乞丐多一条命。”

     “我现在不是人,是鬼。”程蕴又说,“做鬼比做人直接干脆,谁更强大,谁为尊。我若比姥姥强大,姥姥将向我俯首称臣,但我厌他恶他,想要的不是他跪在我的脚下,想做的也不是另一个剥削鬼物的姥姥,而是……”

     而是什么呢?程蕴没想好,她觉得自己好像懂了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懂。

     程蕴不欲深思,从阴影里走出,想向活人打听消息,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脚下踩着一条影子,它是她的影,随她的动作而动作。

     影?

     程蕴眨眨眼,就像突然收到想要的意料之外的礼物,又惊又喜。

     阿红、小宁、大将、还有死去的佳儿,他们都没有影子。程蕴所知道的唯一一个有影子的鬼,是不惧正午烈日曝晒的谢欢,但是想到只因一句“我想嫁人”就被姥姥吸取修为并囚禁起来的谢欢,她的喜悦就像被乌云遮住,如石头沉沉的压在身上。

     有影子固然可喜,但路还很长。

     佳儿与姥姥可不是同层次的存在,不包括谢欢在内,姥姥手下还有阿红、小宁、大将三只大鬼,一对一斗起来,她打不过他们当中任意一个。

     就比如,佳儿之死是李正出力更多,阳气之所以能重伤佳儿,是因为佳儿已被李正的阳刚正气之剑打成重伤,且佳儿在遇到李正之前还遭姥姥、阿红吸了修为。

     程蕴寻回原本的慎重小心,在路过水岸的时候,不忘把发髻换成妇人样式,再给过于好看的脸和皮肤添上七分晦暗,使外貌平凡普通。

     世道待女子苛刻,长得美丽是罪,穿得漂亮是罪,走在街上无辜遭泼皮赖汉调戏也是罪,似乎生为女子,浑身都带着洗不清的罪孽,永远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做一个人。

     如有能力,她想让这世间女子得到和男子一样的权利,未成亲时无需忧心未来丈夫是否喜欢打妻,成亲后无需为生儿子烦恼,丈夫去世后无需守着贞洁二字苦苦地蹉跎了一生。

     程蕴生前做了几年食肆老板娘,三教九流的人常有接触,在渡口转了转,从几个逛勾栏的猥琐男人身上摸了四五两银子,像活人一样泰然自若地走进一家熙熙攘攘的茶楼里寻了位置坐下,看那茶楼请来的说书先生讲故事。

     小二上来问喝什么茶,程蕴给了二两银子,他的态度顿时殷勤许多,问要不要点心。

     鬼不吃阳间食物,叫茶叫点心是浪费。

     程蕴瞧了一眼坐在柜台后打算盘,看似专注算账,实则把每个客人和每个小二的动作尽收眼底的掌柜,扬了扬手里银子,让小二凑过来些。

     “我初到贵地,这里有什么新鲜事,不妨说来听听。”

     她把余下三两银放在桌面,当是买消息。

     茶楼的客人来来往往,小二着实听了很多事,要说新奇有趣的……他挠挠头,说了一则城东张老爷被鬼物上身,请道士驱鬼的传闻。

     “那鬼被捉了?”程蕴问。

     “有人说鬼被捉住了,有人说鬼跑了,还有的人说鬼把道士吃了,但张老爷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是真的。”小二压低声音,“赵员外家也闹鬼,听说大公子胆子奇壮,夜里还跟女鬼睡!”

     “什么时候的事?”

     “你说赵大公子的艳事?上个月月末就开始传了,我今天还见到赵大公子出门,他原来就不算壮,现在像根竹竿……”

     程蕴若有所思,佳儿被姥姥赶出鬼宅,可不就是上个月月末。

     “对了,赵大公子跟个上京赶考的穷书生打赌,要是那穷书生能在城西林府住一晚,他给一百两银子!林府你知道吧?当年死过很多人的,是座有名的鬼宅。那书生,他同乡好像喊他王生……”

     小二忽然眼前一亮,指着从茶楼外走过的胖书生说:“大娘子你看,这就是王生的同乡……咦,王生怎么一下子瘦了这么多!”

     程蕴抬眼看去,小二说的王生,分明就是被佳儿吸了精气的黄生。胖书生搀扶着这个侥幸捡回一条命的同乡,絮絮叨叨说安慰话,跟在他身旁的俏婢脸色发白,惊魂未定。李正跟他的书童看不到人,也许还留在鬼宅里。

     “叩叩,”程蕴敲桌子,唤回小二的注意力,“除了张老爷、赵大公子和林府鬼宅,还有没有别的趣事?”

     “有啊,听说陈家有个院子闹鬼,还死了两个丫鬟,不过那是去年的事……”小二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倒是叫程蕴知道了她想知道的:

     如今是开元六年,新朝建立已有三十个一春秋,城东张老爷是前朝的举人,早早投了开国皇帝做臣子,奈何混得不如意,搬回了梁城……

     也就是说,她死了二十八年。

     认识她的人,如张老爷,他现在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以“贞洁”二字逼死亲娘得来的名声并没有让他成为先帝和新帝重用的臣子,反而是刘掌柜那位据说去了岭南的儿子,如今做了皇商。

     程蕴隐匿了身形坐在树梢上,看算计了一辈子的张老爷满面苦色地喝闷酒,一边暗骂新朝两任皇帝都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心里只想把他的伪善和功利揭露出来,教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何等卑劣无耻的衣冠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