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旧情
    几座山峦环绕的平地之中,有几座茅草屋,原本是马修等人走商休息的地方,此刻马蹄铁被绑在柱子上,哼哼唧唧,痛得几乎失去了意识。

     马修来到此地,看这情形,顿时忍不住目疵欲裂,马蹄铁的双脚已经被蠕虫啃食得面目全非。他想冲上前去,理智却告诉他这是个陷阱,周围肯定没有这般平静。马修只是稍微迟疑,刚刚后退,有两个一高一矮的人便追了出来,爆发出天尊特有的气息。

     马修有着九阴地火的魂焰,外加修为精纯,所以跑得很快,使得两人没有追上。他们只好返回原地,从长计议。

     “现在怎么办?他还会回来吗?”

     “我看难,回来不就是送死?”两人议论着。

     “那我们把这小子杀了,回去交差?”

     “这……只怕不妥吧,万一会长…”另一个为难起来。

     听着他们的话,马蹄铁叫道:“我叔父肯定会想办法救我的,别杀我,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是吗?”

     “是是是,我们从小相依为命,他把我当儿子一样看待。”

     这句话让两人觉得靠谱,明知行踪早已暴露,依旧隐匿起来。

     黑夜中,马修不敢休息,一头扎在高高的荒草中,朝着韩军的方向飞遁过去,心里面可谓是五味陈杂。当在大树下看见了韩军,他才放下心来,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马修跪倒在韩军七尺之外,急切道:“前辈,求你救救我的侄儿,他就要死了。”

     韩军盘膝坐在大树之下,却不说话,静悄悄的,留给马修的只有那孤傲的身影。

     “前辈。”马修鼓起勇气,语气更加的诚恳。

     韩军依然没有理会,就如磐石一块。

     马修慌张起来,膝行过去,猛地拉着韩军哭了起来,道:“前辈,我不敢为难你啊,可是我就那么一个侄儿,简直如儿子一般,求求你了,救救他吧,帮帮我。”

     韩军起身,振开马修,冷然道:“这宇宙中,凄惨的人不止你一个,每个人都要我去救,岂救得过来?何况我们早已缘尽。”

     马修语塞,是啊,这宇宙中凄惨的人多了,先前的茶妖不就是吗?

     “要是这样,我不要这书,只愿前辈救小铁一命。”他将怀中的古书拿了出来,双手举在了韩军的前面。

     韩军看了马修许久许久,最终没有答应,而是哀叹道:“天命自在,我帮得了你一时,又能帮你一世吗?更何况,发生过的事情再怎么努力又如何还原?”

     “前辈!”马修猛地抬起头来,直接用手戳瞎了自己的一只眼睛,血流满面,坚定道:“虽然还原不了当初,但是我可以全力回到从前。我看了这书,那就失去我的双眼,分裂我的记忆,只望前辈可以救我侄儿,马修更愿意一命抵一命!”

     看着马修一个空洞的眼眶,那流淌的鲜血,韩军的心最终动摇了,那双淡漠的眼睛里,跳起了一丝涟漪。

     “带路吧。”韩军拂袖,一阵清风将马修托了起来,不留痕迹地抹去他的脸上的血迹。

     马修破涕为笑,对韩军越发的恭敬,隐约有了侍奉长辈的礼节。

     破土三里之地,晨曦起兮,伏破荒草。

     那两名天尊终于有点等不下去了。

     “你不懂实情。其实没这么简单,你只是天天修炼,不知道罢了。”身旁的王长老狡黠地笑了笑。

     “什么内情?”

     “行了,把马蹄铁杀了吧。回头告诉你。”王长老催促道。

     “我来?你怎么不来啊?”佘长老有点郁闷了,干掉马蹄铁这种弱者,简直是毫无意义,还会有损阴德。

     王长老得意地笑了笑,道:“你要不想知道内情就算了。”

     “好好好。”

     看着佘长老向自己走来,吓得马蹄铁大叫起来:“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我叔父马上就来了。”

     “行了。你叔父不会回来了。”

     正在佘长老准备结果马蹄铁的时候,两条人影出现在马蹄铁的眼前。

     根本没看清来人是谁,马蹄铁就嚷叫道:“快看,我叔父来了!他来了。”

     王长老同样确定道:“老佘,马修果然来了,还带了一个年轻人。”

     这时候马蹄铁才确定下来,没想到叔父还真敢回来!这不是送死吗?当看见马修身旁的韩军,脑瓜子活络的马蹄铁立马反应了过来。

     “是他,就是那穿青衣的假装路人,他才是串通强盗的混蛋。我叔父把他抓回来了!我们是冤枉的。”马蹄铁为自己的推断感到兴奋。

     王长老和佘长老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为现在复杂的形式感到为难。这没有那青年,马修杀就杀了。现在对方自己找来了一个串通强盗的顶罪羊,是杀了还是押回去调查呢?

     两人仔细地看了一眼韩军,发现眼前的青衣男子气度不凡,但是却毫无修为,应该是某个习武的高手。这种人很是不错,确实也是串通强者的上上之选。

     为了静观其变,两人都决定看看马修如何解释。

     “叔父,你的眼睛?”等得马修到了跟前,马蹄铁才惊骇地发现马修少了一只眼睛。

     “小铁,如果你想活命就不要多话。”马修警告了一句,实在害怕这个不懂事的侄儿气走了韩军。

     王长老和佘长老等了许久,马修不仅没有把青衣男子顶罪出来,反而跟他们套起了近乎。

     “别说我们的关系,作为执法长老,我们只有法度。”王长老一脸的冷意,把他们之前的感情扫得一干二净。

     “佘长老,当初我还给你刷洗龙马,喂养龙马,但有吩咐无不听从,难道这些情义也算了吗?”马修非常地失望,明知道没有结果,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佘长老含蓄地拒绝道:“那也是你想巴结我。”

     “好好好。”马修大笑起来,狠声道:“既然如此,休怪马修无义了!”

     原本以为万般无奈的马修肯定会拉出韩军,用来顶罪,没想到竟然还敢猖狂威胁。

     王长老几乎立马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讲情义。”

     这个时候便见马修向青年恭敬一礼,道:“前辈,我的事情都处理完了,他们的生死已与我无关。”接着便站在了青年的身后,一副默然的样子。

     王长老和佘长老面面相窥,这是在演戏?唬我们呢?马蹄铁一样呆愣呆愣,绑在木桩上,张了好几次口最终没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