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倾心
    到了此刻,东莱茶楼才传来了不卑不亢地责问:“前辈这般肆无忌惮,莫非不将徐悲大师放在眼里?”清脆悦耳,好似一个妙龄的女子。

     一楼的躁动立马安静了下来,是啊,这东莱茶楼的产业可是属于徐悲大师,身后有着无极圣宗的影子。

     马修挣扎着,却是向韩军爬了过去,相比于茶楼其他的食客,韩军表现得淡定多了,甚至没有看戏,这让马修觉得,眼前的青年绝不简单。虽然韩军没有理他,马修却管不了许多,现实世界,没有那么多不切实际的美好,尊严没了还能挣,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聂磊根本不将徐悲放在眼里,不紧不慢地上着台阶,嘴里冷笑道:“老子随时恭候徐悲大驾!”

     马修艰难地爬到了韩军的脚下,拽住了韩军脚下青色的长摆,听着声音扭头看去,便见聂磊从门口走了进来,站在那里,低垂的眉毛却是一触,盯着韩军一脸的惊异。

     “那个青衣小子,转过脸来。”聂磊不想怯了气势,语气却是弱了下来。

     韩军闻言,转过脸来,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杀意,却没有一脚踹开马修。

     马修盯着聂磊,只见聂磊眼睛一瞪,满脸的惊恐,一股黑火瞬息间将他包裹,更是吐出一口血来,那黑火轻轻一闪,却是出现了一缕缕红色的血丝,裹着他逃遁而去,速度更快。

     二楼那坚硬的木板直接出现一个烧焦的窟窿,黑漆漆飘散着几缕烟雾,早已没了聂磊的踪迹。所有人都是一呆,反应过来之后全部是一脸的古怪,也知道马修是找对了靠山。

     门口处飘来一阵香风,却是一个白衣女子走了进来,戴着面纱,露出的眉宇很是清秀,两颗眼睛更像平静的泉水,非常的清澈,施施然,将手一搭,却是扶起了马修,这才向韩军屈膝一礼,道:“晚辈慕容晓晓见过前辈,打扰了您的清静还请见谅。”

     “嗯。”韩军看了她一眼,平淡道:“你可知五年前神女墓的事情?”

     慕容晓晓那清澈的眼眸闪过一抹异色,恭敬道:“晚辈在这茶楼之中倒也听过一些传闻。”

     “说来听听。”韩军端起茶杯,吹散了上面的缕缕白烟,又道:“少不了你的好处。”

     慕容晓晓抬手挽了挽耳旁的青丝,柔声道:“前辈询问,晚辈自不隐瞒,只是此话稍长,不知晚辈能否对饮?”

     迎着韩军凌厉的目光,慕容晓晓不仅没有怯场,那两颗清澈的眼眸反而隐含着挑衅。

     韩军摆了摆手,道:“坐吧。”

     慕容晓晓这才坐在了韩军的对面,其实小小的心脏早已跳动得七上八下,很是忐忑。

     茶楼中所有的食客无不对慕容晓晓佩服无比,这个掌柜不仅人美,而且胆大,看向韩军的目光却多了一丝嫉妒和自卑,被他们深深地藏在了敬畏之下,或许只有这种人物才配佳人倾心。

     马修盘膝坐在了旁边,有一股神秘的气体正在体内横冲直撞,一条一条,缠夹着一个个若隐若现的金色符文,在这股力量之下,直接使得他的修为突破了桎梏,达到了仙尊中阶的修为。

     即便如此,这股神秘的气体也没有消失,马修引导着它进入了神府,颇有野心地对着黑火冲击了过去。那黑火显然是一朵了不起的异火,在符文闪现的气体之下,很快就柔和了下来,被马修控制了起来,并且抹去了聂磊的印记,反客为主,取得了此火。

     九阴地火,魂焰第九火,马修又惊又喜,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异火,有了它却是多了一丝进阶圣主的可能,这真是莫大的机缘!如果不是这股神秘的气体,凭借他的修为想要反客为主却是想也别想。

     摇光星之外的一处虚空,聂磊闷哼一声,眼眸中闪过恨意,却是遁术更快,不做丝毫停留。

     慕容晓晓撤去了结境,略感遗憾。韩军没能从她的口中得到可靠的消息,依旧摆了一个小瓶放在木桌之上,道:“多谢。”

     “前辈可以去徐悲大师那里打探一二,说不定他比我清楚呢。”窗外有阵清风刮过,正好掀起了她的面纱,露出一缕浅笑,但见一张绝美的容颜。

     韩军起身,对于那莫名其妙的一阵清风也不多问,依旧冷着脸面,就要离开。马修却是站起身来,对韩军拜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天道有盈,此乃定数。”

     马修却是笑道:“无论如何,晚辈还是感谢前辈,还请前辈告之住所,晚辈这就去筹集百万元石。”

     韩军却是不再多言,下得楼去。马修略微犹豫,牙齿一咬,跟了上去。

     精致的阁楼长廊,慕容晓晓目送着马修追着韩军一起消失的身影,却是轻叹一声,西风拂面,说不出的落寞。

     里侧有一侍女进来,掩住房门,隔绝了茶楼的喧嚣,轻声道:“小姐,您怎么了?”

     “唉~”慕容晓晓再次轻叹一声,落座在梳妆的铜镜前面,摘下面纱,看着铜镜中绝美的容颜,伤感道:“我的心里有了他,可是他却没有我。”

     侍女吃惊,疑惑道:“小姐,您说的就是刚刚那位拿着一把破石头烂刀的公子吗?”

     慕容晓晓被侍女的没见识还有真诚给逗弄得笑了,伸出羊脂般修长的手指,点了下侍女的额头,气道:“那可不是什么破烂石头,那可是太古神石呢。”

     “哦~”侍女似懂非懂,也知道走了眼,随即拉着慕容晓晓的胳膊害羞道:“可是小姐,你跟他才第一次见面啊!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地喜欢一个人呀?还有还有,那位公子的心里没有小姐,奴婢觉得他还配不上小姐呢。”

     慕容晓晓好似沉浸在了回忆之中,痴痴地摇头道:“不是的,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我知道他许许多多的事情。”

     “他是谁呀?”

     “他是旷世奇才,有一面旗帜因他而生,他的身份叫做时空猎手。”慕容晓晓看向了身旁的小侍女,看着她早已吃惊得捂住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忍不住微微一笑,却带着些苦涩。

     那一阵清风,什么也没有换来,哪怕是多看一眼。握着手中的玉瓶,慕容晓晓贴在了胸口,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他的温暖。

     东莱茶楼十里之外的一片广袤之地,韩军停了下来,头也不回地冰冷道:“说吧。”

     “想来前辈认得晚辈?”马修有点忐忑。

     韩军道:“认得。”

     “其实,其实、”马修吞吞吐吐,最终鼓起勇气,跪在地上悲呛道:“其实晚辈是骗你的,晚辈根本不知道五年前神女墓的事情。我,我只是想恳求前辈一件事情,这才找了个借口想要拖住前辈。”

     韩军沉默着,摸着手中的石刀,看了看天边的落日,许久才道:“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吧。”

     马修惊颤地看了看那柄石刀,眼露羡慕。

     这刀没有收入存储空间,只有两种情况。对于弱者,以防袭击,害怕耽误了时间;对于强者,那么一定是这武器有着不得不放在身边的理由,而这大多数都是罕见的至宝。

     死在了此刀手中,只怕连元神都难以逃匿,马修的眼眸却是被恐慌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