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漠视
    现在的小舒很是后悔,早知道就不去偷吃,此刻或许就不会如此为难。

     在韩军两人古怪的目光之下,小舒只好低头不语。

     暗红色的阁楼,一个茶妖匆忙地走了进去。

     “哎呀,娇娇姐姐,不好了。”

     娇娇掀着身上的红衣,躺在椅子上懒散着问:“什么不好了?”

     “那人将菜牌全翻了!全翻了啊!”

     “哪个人?”一听菜牌全都翻了,七八个茶妖都来了精神。

     娇娇也皱了皱眉头,道:“说清楚,别一惊一乍的。”

     “就是你放弃的那个人啊,那个年轻的圣主强者,我刚刚下去才知道玉蝶里的全要了。”

     “什么?”众茶妖惊诧得互相张望。

     娇娇也是一呆,随即痴痴笑道:“你这阿花,真是不学好,逗弄起姐姐来了,回头我要打你屁股。”

     “咯咯。”众茶妖会意,了然地笑了。

     阿花这个急啊,好说歹说,将娇娇拉出去一看。站在阁楼的长廊上,一楼的情况尽收眼底,娇娇原本无可奈何的浅笑瞬间凝固,但见韩军那一桌子,满满当当十二道菜,全都是上品。

     “这小舒开卖了?这冷木头不像好这口的人啊!”娇娇惊诧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热切,道:“人类果然不能被表象迷惑!”

     阿花站在身后,揉着绿裙,嘟囔道:“就是,看上去谦谦君子啊,冷面杀手什么的,其实都是衣冠禽兽!”

     “对,不错,我过去看看。”娇娇拿出铜镜,梳妆一下,施施然向韩军去了。

     娇娇走上前去,自有一股香风扑面,马修便看了过去。

     “哎呀,贵客贵客。怠慢了,先前小妹有事去了,真是不好意思。”娇娇瞪了一眼小舒,道:“你看你把这位公子斥候得脸色发冷,不得待见了吧?快快下去吧。”

     娇娇是茶妖的头牌,身段修长而饱满,浑身清香溢妩媚,嘴角的笑容大方又勾人。小舒也不敢多话,只是用两只嫩巴巴的小手,抓着两只大耳朵就上得阁楼去了。

     马修这时候端着酒杯又道:“你们这酒为什么拿来就是这样?”

     “拿来就是这样?”娇娇看了看杯子中那碧绿色的亚圣果酒,眉头微微蹙着,娇笑道:“哥哥稍后,我去去就来。”

     阁楼之中,娇娇脸色严厉起来,盯着小舒,道:“说,你是不是偷吃了?”

     小舒的两只嫩巴巴的小手抓着那毛茸茸的大耳朵,委屈得哭了起来,一个劲地点头,喃喃自语地发誓再也不会了。

     娇娇拿来皮鞭,给小舒抽了几鞭子,打得小舒躺在地上,这才站在她的身旁,颇有上位者的气势,道:“你们都听着,修行不易,好好珍惜,这要是被徐悲大师知道了,那就不是几鞭子,记住了,任何人再有下次,老娘不会再包庇,省得连累了我。”

     众茶妖齐齐称是。

     娇娇这才笑脸盈盈地去了韩军的前面,笑着道:“刚刚小妹去问了问,原来啊,是大师新的秘方,正在配置中,两位有幸品尝呢。”

     “噢,这样啊,好吧。”马修早就喝得差不多了,感觉确实不错,也懒得管了。

     至于韩军,无论什么都是浅尝而止,细细地品味,那些可以巩固修为的元气对于他来说早已没了用处,更倾向于菜品的味道。

     娇娇在旁边斥候着他们,时不时说一些摇光星球的趣闻旧事,还暗示着她甘愿做个炉鼎。马修被撩拨得脸色微红,早知道朝圣居这些茶妖寿命不长,也干不了多久,大多是捞了元石回到凡间好去享受生活。

     韩军却是不动声色道:“你去帮我请徐悲大师过来叙话。”

     “啊?”娇娇冷不防韩军这么一出,愣了愣,心想你虽然是个圣主,但是徐悲大师是谁都能见的吗?不过她也不去点破,而是屈膝一礼,浅笑道:“那么前辈稍后。”

     在这么短短的接触之间,娇娇换了三次称呼。

     韩军冷然地点头,并不多话。

     一座碧绿萦绕的阁楼之中,徐悲穿着灰色的衣服,正在一口大鼎前做着一道大菜,旁边堆满了各种食材,琳琅满目。门口有个侍女知道娇娇的目的之后,便上前询问。

     徐悲抬手一拍大鼎,使得那漆黑色的大鼎在火焰上旋转起来,这才擦拭了一下冒汗的手掌,转脸道:“你说有人要见我?”

     “是,娇娇小姐就在门外。”侍女看见徐悲的神色,赶紧低下了头,别看大师那和蔼的模样,其实胖乎乎的脸颊一旦拉扯下来,肯定是有了怒气。

     果不然,徐悲拍手道:“让她进来。”

     娇娇走了进去,不敢多话,只等徐悲主动问她。

     徐悲也不看她,拿着跟长枝的星空草逗弄着水池中的一头玄灵龟,平平淡淡地问:“你说有客人要见我?”

     “是。”

     “什么身份?”

     娇娇小心翼翼道:“高瘦清冷,背着九支颜色不一的石箭,腰间有一把坑坑洼洼的石刀,门口测试为圣主境界,菜牌全部翻了。”

     “哦?这可是二十亿元石啊,就是道主也得积蓄五年,不过你说他还需要法器防身?”

     “是,看样子很年轻。”

     徐悲皱眉道:“大约多少岁?”

     “从气息看,最多一万来岁。”

     徐悲用手指敲了敲额头,好似在回忆着什么,随即道:“一万来岁就能修炼到圣主境界,看来这人也有点背景,家里估计有个道主境界的长辈。你去告诉他,我在出品一道大菜,没时间见他。”

     “是。”娇娇恭敬地走了出去。

     大厅中,韩军听了实情后,却是冷然道:“跟他说,如果我去找他,后果很严重。”

     娇娇和马修都吓了一跳,这才知道韩军的内心比起表面还要冰冷和霸道。

     阁楼中,徐悲听了娇娇的禀告,勃然大怒,甩手就给了娇娇一个耳光,骂道:“什么东西,我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吗?你去给他说,一千万元石,不然免谈!”

     一千万,娇娇的心头一跳,被徐悲拍了一耳光,不动声色地领命去了,心中却巴不得他们拼斗个你死我活。可是韩军没有生气便罢了,竟然还答应了下来。这可是一千万元石啊!娇娇看向韩军的目光有了敬畏,同时知道眼前的公子多多少少有些背景。

     徐悲听了之后,沉吟了很久,只好堆着笑脸,坐在了韩军的对面,道:“小兄弟这么急着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韩军用筷子敲了敲黑鼎,道:“这玄灵龟将四爪剔除之后,我不觉得有什么独特之处,大师能否谈谈?”

     徐悲一愣,看了看那早已被马修吃得精光的玄灵龟,只得皱眉确认道:”剔除了四爪?“

     “怎么?大师莫非还有旁人掌厨?”韩军抬起头来,眸子中已然露出了一缕杀机。

     徐悲一惊,脸色阴沉起来,转首看向了脸色僵硬的娇娇,寒声道:“怎么回事?”

     娇娇吓得脸色苍白,哆嗦地跪在地上,立马将小舒给拱了出来。这一幕被大厅不少的食客扫了一眼,却是没有理会,继续做着自个的事情。马修早已站在了韩军的身后,哪里轮得到他去说话?

     小舒被带了过来,滚在地上抽泣不已,两个大耳朵无力地盖在脸上,让人看不清表情,青色的衣服下,那娇小的身躯却在瑟瑟发抖。

     徐悲向韩军道:“这是个误会,全都是这该死的奴隶偷吃去了,待会我一定再做一道玄灵龟赔礼,不收元石。”

     “嗯。”

     徐悲看了眼小舒,眸子闪过冷光,又道:“小兄弟没其他事了,我就处理事情去了。”

     “不急,不过你先处理事情吧。”韩军端着茶杯,默默地喝茶去了,却不看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舒,哪怕一眼。

     徐悲的脸色更加难看,对方显然是准备揪住小辫子不放了,盯着小舒就更加来气,挥了挥手,不一会儿就上来两个大汉,金仙高阶修为,驾着小舒就像里屋走去。

     小舒终于慌了,临死之前,很是恐惧,挣扎着看向娇娇,一颗颗泪珠滚动在脸面上,叫道:“姐姐救我,姐姐救我,我不要死啊!呜呜呜……”

     娇娇别过了脸面,不去看她,眼角却是落下缕清泪。

     大厅几乎没人去管,各自吃着菜品,想着事情,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他们见得多了,甚至连看一看的兴趣都没有。

     茶妖的命运悲苦而凄凉,非常落魄,因为她们独特的天赋基本上都被圈养和猎杀,属于最底层的存在。

     小舒猛地看向韩军,央求道:“前辈救我,救救我啊,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可以!”

     见韩军没有理她,小舒这才泪眼婆娑地看向马修道:“叔叔救我,呜呜,救救我啊。”

     马修于心不忍,都是悲苦之人,于是靠近了韩军,跪在地上求情道:“前辈,你就帮她一次吧!”

     “天自成道,人各有命。”韩军无动于衷地说着伤透人心的话,抿了抿小舒炮制的菩提茶,半阖的眼眸之中却隐藏着一抹极深的忧伤。

     小舒被拖进了里屋,再也没有哭声传来。马修站在韩军的身后,扭头看着那扇隔绝生命的朱红木门,心中全是悲哀,或许,这就是强者们高高在上的世界吧!他不懂,真的不懂,看着韩军那披在青衫上的一头黑发,马修咬了咬牙,为什么这种举手之劳都不能去做?为什么!

     娇娇抹了抹眼泪,还是要站在徐悲的身后,洋溢出微笑,做出吸引客人的快乐样子,哪怕是伤心她们都没有资格!看着她那灿烂的笑容,马修凄凉一笑,人世戚戚,莫过于此。

     徐悲毫不在意,盯着韩军道:“不知小兄弟还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