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偷吃
    但是马修还是强行压制着怒气,只因为这个朝圣居的背后有着无极圣宗那个庞然大物。

     原本以为韩军也会怒火中烧,没想到韩军反而笑了笑。这让马修愣神的时候也很是钦佩,前辈就是前辈,果然善忍。

     他却不知道韩军是被女孩的愚笨给逗笑了。

     “那你肯定很差劲。”韩军一脸的不置可否。

     小舒将嘴一撅,很是自豪地道:“那你就猜错了,我可是最好最棒的。”

     “就你这样子还最好的?谁要你泡茶啊!”马修挤兑起来。

     小舒唬住小脸,道:“不就嫌我脏吗?洗洗就好。”

     从她的头顶突然出现一对毛绒绒的长耳朵,像兔子一样,带着湿漉漉的水滴,将脸面一扫,出现在韩军两人面前的小女孩简直就是个陶瓷娃娃,挂着些婴儿肥嫩,肉嘟嘟的显得格外可爱。

     马修这时候才发现她特意藏起来的大耳朵,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很是称奇。见对方气得跳脚,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那豪迈的笑声引得大厅的其他圣主冰冷侧目,直接吓得戛然而止。

     韩军握住了桌子上的玉碟,用神识扫过,里面正是一个个菜牌,除了引入的名字,什么都没有留下。每一道菜都很昂贵,最便宜的‘无骨飞鱼’就得十万元石。整个玉蝶共有二十个菜牌,每翻开一个,玉蝶就会闪过白光,菜牌从中而出。

     小舒歪着脑袋一眨不眨地看着,一般来说,大厅的圣主最多会翻三个菜牌,那已经是百万元石,对于普通的宗门来说,甚至是一年的开销。

     韩军将手一翻,玉蝶回到了桌子上,白光一直闪烁个不停,一个个菜牌便出现在了旁边。

     大厅中自然有人看见,一个个虽然惊异,却不说话,只是用目光偷偷地打量着韩军。

     小舒和马修却是瞪起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桌子上那些菜牌。

     “这、这么多啊?”小舒晃了晃自个的脑袋,感觉不太好使。

     马修也道:“前辈,我们就两人,是不是?”

     韩军道:“试试味道即可。”

     马修的脸憋成了酱紫色,坐在旁边局促起来,对于韩军的身份却是猜测起来。

     小舒搂着二十个菜牌走了,脑袋依旧有点儿晕晕乎乎,头顶的兔子耳朵都忘了掩藏,行尸走肉般上得楼去,嘴里却一直嘀咕着二十亿……二十亿。

     大厅的那些圣主却不在意,有一些反而皱了皱眉头,感觉韩军这人实在做作,估摸着是个散修,拿出了十几年的积蓄过来显摆。毕竟圣主强者想要弄个百亿元石并不困难,只是辛苦罢了。

     桌子上刻录着一个圆形的传送阵法,柔光一闪,上面便多了一套茶具。小舒从阁楼下来,站在韩军对面泡起茶来。菩提茶叶在她的手中更有灵性,掌握得非常恰当。毕竟没有人比茶妖更懂茶叶!

     韩军饮了一小杯,这菩提茶并不是产于真正的菩提圣树,依旧有着清明之感。而马修干脆顿悟起来,坐在旁边,闭着眼睛,神色时不时哀声,时不时欣喜,很是丰富。

     小舒试探道:“怎么样啊?”

     “好,很好。”马修乐呵呵地笑着:“前辈,我的修为又稳固了许多。”

     韩军却是有些失望,只不过将这些当成了平常。

     小舒却道:“真好糊弄,我这还没开始呢。”

     “哦?”韩军倒是有点意外,五千年前去过妖星,那里的茶妖也是这般泡茶。

     小舒得意地取过茶具,肥嫩的小手将几枚菩提茶叶捧在手心,感受了一会儿之后,这才重新炮制,时间比起先前却是久了不少。

     当韩军再次端起茶杯的时候,眼眸中也忍不住闪过了意外,道:“不错。”

     那碧绿的茶叶上面竟然有了一缕缕道纹,这茶道确实已经登峰造极,对于圣主非常有用,可以感悟大道,即便对于道主也很不错。

     小舒哼哼地从对面的椅子上跳了下来,三两步走到韩军的身旁,小声道:“现在知道我是最厉害的了吧?一般人可喝不到呢。”

     “嗯,你是最厉害的。”韩军品了品,点了点头。

     展示了茶道,小舒便上得楼去。在一片光蒙蒙的小型空间,她站在传送台的前面,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黑鼎,里面是一只熟透了的玄灵龟,浓浓的香气从中而来,让人垂涎欲滴。

     小舒又看了看传送台的金色小壶,一想到里面盛着‘亚圣果酒’,咽喉便忍不住滚动起来。

     她很想偷吃一些,说不定就能突破修为的桎梏。但是她又不敢,害怕被人发现,那就完啦。

     左思右想,反正韩军他们没有吃过,将心一横,用神念观察了一下周围,果断弄出些结境,隔绝了神念之后,黑鼎被定在了虚空之中,翻手取出个杯子,小心翼翼地倒了一些亚圣果酒,小舒便急不可耐地抿了一口,这名声浩大的仙酒果然了得,喝了之后立刻有了睡意。

     小舒被吓得不轻,赶忙调动元气,飞快地吸收起来,多年沉浸的丹田竟然有了一丝异动。

     好酒!果然是好酒!小舒嫌少,念念不舍地用神念一扫,却发现金色的小壶可以隔绝神念,只好睁着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窥视起来,等得看清之后,心头却是一凉,竟然看得见金光灿灿的壶底!

     这是怎么回事?小舒搞不明白,只好将杯子中剩余的酒倒了回去,再去看时,放下心来。

     她搓了搓双手,衣袖一挥,将虚空中的鼎盖掀开,露出了那只巴掌大的玄灵龟,一缕缕金光飘逸出来,那些汤汁也是一片金色。小舒激动地俯下头去,伸出长长的小舌头,舔了舔那些金汤,美得她差点一口把玄灵龟也给吞了下去。只不过一想到可怕的后果,她还是忍耐下来,两只大眼睛开始巡视着玄灵龟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最终定在了它的一个小爪子上面!

     吃掉一个应该没事,小舒为自己的聪明高兴得窃喜不已,抬手就将那个爪子送入了口里。什么嘛!一点味道都没有。小爪子入口即化,在小舒毫无准备之下已经掠过了她的味蕾。

     略微的可惜之后,小舒的眼睛情不自禁地盯在了另一只爪子上面。反正他们又没吃过,说不定见都没见过,这破龟可是稀有妖兽呢。

     念及此处,小舒把另一个爪子也吃了。这一次有了准备,总算知道了玄灵龟的爪子有点苦涩,又很是甘甜。

     天底下哪有两只脚的玄灵龟嘛!小舒瞪着另外两只爪子,蹙眉思索了一下,机智啊机智,有了理由的她再不犹豫,连吞带咬地把另外两个爪子也吃了。

     小小的丹田撑不住了,这才意犹未尽地收拾一翻,气定心闲地将这些放在传送台上,略有担忧地走了出去。

     到了大厅,看着马修正盯着玄灵龟打量起来,她那小心脏就忍不住微微一跳,赶忙走过去,道:“这个可以趁热吃呢,不然就不好吃了。”

     马修指着玄灵龟道:“前辈说这玄灵龟有四个爪子,爪子呢?”

     小舒心虚不已,小脸微红道:“噢,爪子啊,都炖成金汤了,这可是徐悲大师的秘方呢,可以让汤汁更加可口。”

     马修便拿着金色小壶给韩军倒酒,还恭敬道:“前辈,喝酒。”

     碧绿色的亚圣果酒倒入了酒杯,韩军不觉有异,马修却是蹙眉道:“听说这亚圣果酒第一次倒入杯中是金色,第二次才是碧绿,为何现在就绿了?”

     韩军闻言也忍不住看向了小舒。

     “这、这是大师的新秘方,我看你们不错才要这种亚圣果酒呢,像我的茶一样,一般人可喝不得。”小舒的脸红扑扑地,瞪着眼睛解释起来,好像受了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