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续命
    等得思韵沉入水底之后,漆黑的水面立马恢复了平静。那些血红的字符再次浮现了出来,只是比起先前多了一个。

     那一篇轮回经也像活了一般,一个个挣扎着跳出了水面,立在虚空闪闪发亮。诵经的声音开始在周围环绕,由低到高,就像从遥远的深渊传来,浑厚而悠远。

     白色的光芒随着诵经声一寸寸收缩了进去,就像沉入了漆黑色的水底之中,再也没了一丝光芒,周围全部被黑暗所包裹,莫说眼睛了,就是连神识都没了用处。

     突地,一抹血色亮了起来,正是那朵血色的莲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血色的莲花一瓣一瓣地盛开之后,三个乳白色的光点从里面轻飘飘地飞了出来,悬浮在莲花的上空,晶莹透亮。

     韩军取出一个黑色的玉壶,便将这三颗苦提子纳入了其中。打开玉壶,浓浓的清香飘了出来,韩军只是闻了闻,就让精神恍惚,颇有顿悟之感。

     一丝笑意浮现在了他的嘴角,有了这三颗苦提子,小菲又多了一次机会!

     突地,韩军的手掌一痛,好似被什么虫子咬了一口,更有一股危机涌上了心头。

     两道金光从韩军的眼眸中迸射出来,飞快地环视了一圈周围,只看见漫天的黑雾遮蔽而来,一股死亡的气息压抑而至。

     韩军大骇,遁光一闪,再也不敢停留于此,寻着稀薄的黑雾逃遁而去。也不知道深入了多少万里,在没有路标的情况下,没多久便迷了路。

     韩军正想仔细地分辨一下方位,那股危险得汗毛乍起的威胁再一次逼迫而来。在他的两道金光中,只看得见黑压压的一片浓雾。

     世间万物不是生即是死,阴与阳相交错。这里的黑雾比起其他地方浓厚了许多,反常而妖,或许此地就是生路。

     韩军正想凭借强大的修为硬挺过去,等得看得清楚,只感觉头皮发麻。那哪里是什么黑雾,简直是一个个细得连肉眼都看不见的虫子。

     虚空虫!韩军的脑海立马浮现了关于这种魔虫的介绍。虚空虫经九九蜕变,每次蜕变都有拇指大小,通过分裂而重生!可谓是吞噬一切,不死不灭,极其难缠。

     这一群虚空虫之中正好有一个正在蜕变,韩军忍不住给了一刀。拇指大小的虚空虫立刻就被一劈为二,紧接着蜕变得肉眼难见,一闪之后再也找不到了踪迹。

     嗡的一声,黑雾包裹了过来。韩军不再犹豫,翻手取出一枚玉符,在黄光的包裹之下,消失在了虚无之地。

     一颗死寂的星球前面,韩军看了看手中破裂的玉符,有些不舍地收了起来。这才抬头看了看远方,一颗红色的星球很是醒目,韩军取出一艘黑色的飞舟,化为一道黑芒,破空而去。

     遥远的北斗星域,摇光星球,一名中年男子正捏着一块破碎的命牌对着一名妇人严厉地呵斥着。

     "让你好好教导韵儿不听,现在好了,韵儿的命牌都碎了,你开心了吗?你高兴了?"

     妇人耸拉着脑袋,半句话都不敢多说。

     中年男子越想越烦,抖起身上的黄袍,那只大手嘭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给我滚。"

     妇人不敢多话,只能看着思天祥轻声道:"祥哥,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好好管教韵儿,你还是快去求老祖宗救救韵儿吧。"

     "下次?还有下次!"思天祥一甩衣袖,气呼呼地走了。

     无极圣宗的一座青山之中,思天祥猛地跪在了前面,悲呛道:"老祖,为我做主啊!我无极圣宗已经没脸立足于宇宙之中了。"

     "什么事情?"青山中传来一句苍老的问话。

     "韵儿陨落了。"

     "什么?"顷刻之间,思天祥的前面就出现了一名须眉皆白的老者,很是严肃地盯着思天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思天祥不敢隐瞒,老实道:"二十年前,一个时空猎手借助流星从摇光经过,声势骇人,思韵好奇之下就跟了过去。后来韵儿在东南星域将他拦住,只是请求一见,那人却是高傲得理都没理,或许根本不把我们无极圣宗放在眼里。韵儿气不过,就在角星附近用圣天镜伏击那人,本意不过教训一下。谁知道那人不给面子也就罢了,竟然还斩杀了杜仲。韵儿大怒,就一直追了下去,结果跟着他进了虚无之地,现在命牌碎了,显然是被他害了。本门镇宗至宝更是没了感应,只怕沦陷在了什么特殊的地方!"

     老者接过传讯符文,看过之后很是平静地点了点头,淡淡道:"这消息是谁传回来的?"

     "郭四,他跟杜仲一起去的。"

     "竟然韵儿都死了,杜仲也死了,他还活着干什么呢?"老者看似毫无烟火气息地反问一句,却掩饰不了眸子中的冷意。

     思天祥立马回答:"弄清事实之后,他也死了。我还派了马老前往虚无之地寻找韵儿。"

     "不必了,虚无之地广阔无边,没有顶级的传送玉符,想要出来难如登天。他们去了无异于送死。"

     "那韵儿?"

     老者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平静道:"跟我来吧。"

     两人走入青山之中,在一处祭坛之前停了下来。祭坛长宽高各两米,左右立了两个三头六臂的大型雕塑。

     老者飞上祭坛,白眉飘飘,看了看中央的一个白色大鼎,里面黑乎乎的极其空旷,抬起手来,一指点出,便有一道红光射了进去,大鼎轰隆作响,好似大河决堤,冲垮了一切。

     这些声音从大鼎中传出,每一声咆哮都会让老者的脸色红韵一分。

     "起!"老者的两个手掌翻转过来,在大鼎上面狠狠一拍。哐当一声,大鼎飘在了空中,快速地旋转起来,等得慢了,再看鼎中,竟然凭空多了一汪白色的水潭。

     老者手捏法诀,口中念念有词,将左侧的三头六臂膀的石像隔空一指。两道红光就从石雕的眼睛中蹦了出来,射入鼎中而不见。

     右侧的雕塑也是如此,同样有两道红光射入大鼎之中。平静的水潭开始旋转,顷刻间就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只是比起先前,这一次连半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老者的脸容很是肃然,探出手去,向漩涡中一抓,眉头却忍不住皱了起来。

     "嗯?竟然没有?"

     听到老祖宗的话,思天祥的心脏忍不住微微一抽,难道无极圣宗的末路真的来了?

     正想说话,只见老祖宗已经咬破了手指,显然有了新的办法。

     那指腹的血迹滴落在漩涡之中,立马就荡漾开来,一股极致的白芒从中射出。老者眼疾手快,再次探手一抓。

     白芒敛去,思天祥便看见老祖宗的手中多了一面小巧的镜子,放大之后正是那面镇宗至宝,圣天镜。

     也就是这一刻,白色大鼎缓缓地降落在地,再次变成了普普通通。

     老者拖着圣天镜轻轻一拍,一丝元魂便被拍了出来。仔细一看,正是先前溺死在了白玉池中的思韵无疑。只不过此刻的思韵紧闭着美眸,就是那元魂也有些儿弱不经风。

     等得思韵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的人并不是韩军,而是老爹和老祖宗的时候,心中便是一紧,直接毫无形象地嚎嚎大哭起来。

     "呜呜呜…混蛋把我爹杀了就算了,还把我家的老骨头也杀了。呜呜呜呜…"老爹和老祖宗肯定是报仇不成,反被杀了。一想到这里,思韵哭得更伤心了,早知道就不惹那家伙了。

     思天祥脸面一冷,教训道:"老祖宗在这还闹,成何体统?"

     "呜呜呜…死都死了还逃不了你来管我。"思韵这个伤心啊!死了不是解脱了么?咋么还要被管!

     思天祥满脑门都是黑线,呵斥道:"死什么死,老祖宗把你救了,还不快拜谢老祖宗,回头关你三年禁闭。"

     "啊?我还活着?"思韵殿下猛地从床上跳下来,伸手就把老祖宗的白胡子狠狠一扯。

     老祖宗那个惨啊,疼得他呲牙咧嘴,留了几万年的胡须都差点儿被扯了下来。

     "住手,没大没小,我关你三年禁闭!"思天祥也很无奈啊,除了拿这个威胁来威胁去就没辙了。

     思韵这才肯定真的活着,被老爹一骂,赶紧躲在了老祖宗的身后,可怜巴巴地祈求道:"祖宗爷爷,你看我爹,老是这么凶,又要骂我,还要打我。"

     原本以为老祖宗听了这话就会瞪一眼老爹,没想到这一次老祖宗竟然不管,摇了摇头就要走了。

     再看老爹冷着个脸,一门心思要教训她的样子。

     思韵可不想被禁闭三年,赶忙拉住老祖宗,谄媚道:"祖宗爷爷,你就不问我怎么死的啊?"

     老祖宗也是学精了,竟然还是不管不问地继续离开。

     思韵苦着脸道:"我这么漂亮,天赋又高,到底是遗传祖宗爷爷的还是老爹的呢?"

     "这还用问?"老祖宗立马就站住了脚跟:"当年我可是宇宙第一帅哥,你祖奶奶还是第一美女呢。就你爹这笨蛋连个道主都不是,能有多少天赋?你啊要记住,当年要不是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取来天悟果,加入我对道的理解,你能有这天赋?"

     "嗯嗯,祖宗爷爷最厉害了。"

     "知道就好,就说这次,你以为救活你很容易?要不是我无极老祖,你去宇宙其他地方问问,看看文祥,凯青子,黄袍子,宋妖姬,蛮汉三能有办法没!"这几个可都是宇宙中威名赫赫的人物。

     思韵笑得眼睛都成了月牙状,连连点头:"对对对,他们哪里有祖宗爷爷厉害?要不我们去青山洞府去说?好久没听祖宗爷爷讲故事了。"

     "讲故事?这是故事吗?"思无极气得不行,用一种板上钉钉的语气道:"这是事实,事实知道吗?"

     "嗯嗯嗯,事实事实,那我们…"

     没等思韵说完,思无极便大袖一挥,略带教训的口吻道:"好了,别你们我们的了,这次你说什么都没用,老老实实去你爹那里交代事情,然后禁闭三年。"

     "啊!不要吧?三年?三个月可不可以啊?"

     "问你爹去。"

     "那一年吧。"

     "一年半总行了吧。"栽倒在韩军的手里,思韵也是认了。

     "好了好了,你们不用这么讨厌,两年,就两年了。"思韵也算是豁出去了。

     眼看着他们还不妥协,思韵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拉着思无极的袖子道:"老祖宗爷爷,其实这一次我也是有功劳的。"

     "功劳?你能有什么功劳?"思无极一脸嫌弃的不信样子。

     "当然有功劳啊!我要说出来你们可不许关我禁闭。"思韵昂着脑袋瓜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你先说。"

     "苦提子。"思韵得意地吐出三个字来。

     思无极当场变脸,激动得不行,抓住思韵的肩膀便问:"什么?苦提子?你是说苦提子?"

     "没错,就是苦提子。怎么样?还要关我禁闭吗?"

     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之后,思韵把韩军的事情老老实实地交代完毕,然后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阴晴不定的思无极,还有忐忑与兴奋并存的思天祥。

     "老祖宗,苦提子真的有用吗?"对于苦提子,思天祥也只是听说罢了。

     "有用,肯定有用。七万年以前,有一个用毒的魔女,就是因为得到了苦提子,一举顿悟,没人知道她到了什么境界,但是整个宇宙的强者都不是她的对手。"

     "老祖宗莫非是说毒门圣手景环?"对于这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一代魔女,思天祥虽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却也有所耳闻。

     乜星有个人贪婪她的美貌,就因为多看了两眼,结果整个也星变成了毒星,整个星球再无生息。也就因为这件事情,多个强者联手灭她,却都无功而返,不是死了就是修为大跌。

     "嗯。"思无极的思绪也回到了那个魔女的时代,轻声道:"有人想问她苦提子的下落,只可惜自七万年前,景环从北斗消失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人说她寻找至高境界而亡,也有人说她已经离开这方宇宙。至今成迷。"

     思天祥才不理会景环的生死,他只关心韩军的苦提子。如果能借着老祖宗弄来一些,说不定自己还有突破圣主的可能,于是带着些期许问道:"听韵儿说,韩军利用她得到了苦提子,我们该怎么办?"

     思无极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作为无极圣宗的圣主,我是让你来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制造问题。如果你不行,完全可以换个人。"

     "是。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思天祥的心头狠狠一跳,别看他在外面多么风光,遇到了思无极这些老怪物,那是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思无极摆了摆手,满满的上位者气息:"退下吧。"

     从青山退下,思天祥在山脚下站立许久,皱着的眉头总算舒展,不再耽搁地回了无极大殿。

     要不是这属于机密中的机密,他真想跟人分享分享这个办法,简直堪称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