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死亡
    食魂兽没有追她,而是吐出一团黑色的雾气。这雾气看似悠哉悠哉,一阵风就可以将它吹散。其实却快得出奇,即便是彩翅的速度都逃脱不了,顷刻就将思韵笼罩在了里面。

     思韵只感觉自己好像沉入了水里,耳朵也失聪了一般嗡嗡地响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食魂兽慢慢游来。

     在这危机关头,思韵的脑海不知道怎么出现了韩军的身影。但是随即就被她甩了出去,或许那混蛋来了也只是送死罢了。

     就在食魂兽张开了獠牙,准备享受美餐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它想也没想,侧着身子躲了过去。

     一道白光从它原来的地方快速划过,那残留的冷意让食魂兽也感觉浑身一凉。这是一把多冷的刀?竟然让它都产生了凉意!

     食魂兽闭上了满口的獠牙,甩了甩尾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一片黑雾之中。

     一个消瘦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把漆黑的刀。这是一柄石刀,坑坑洼洼的刀身好像没有威力一般,即便是刀刃都难以看见。

     与其说是一把刀,不如说是一块像刀的石头!只有食魂兽知道,这柄刀是多么的可怕。

     "太古神石,你是谁?"食魂兽怕了,谨慎地向后退去。

     它还有着重担和责任,有着千千万万的子孙等着它去营救!不到万不得已,它才不想招惹拥有太古神石的强者。虽然这个家伙很年轻,似乎不是很强大!

     一张透明的大弓出现在了韩军的手中,随即是一只白色的箭羽按在了弓弦之上。咔咔地拿弦之声,那张浑身遍布着兽纹的大弓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被韩军拉满了弓弦之后,上面的妖兽更是闪烁出七彩的光芒,好像活了过来,帮着韩军将弓弦拉得更加圆满。

     那支白色的羽箭同样夺人眼目,明明也是太古神石打造而成,浑身上下粗糙无比,与其是箭,不如是一支像箭的石头,此时此刻却散发出炽烈的白芒,让整个虚无界的黑暗都被驱逐,无尽寒意更是徒然上升。

     韩军好似没了弓箭,似乎拿着五光十色的光团,那毫无规则的光团之中,一条炽亮的白芒爆发出刺目的幽冷,强横的杀机便蕴育而出。

     “不!不要!等等,我来自,”到了此刻,食魂兽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弱小的青年有多么强大,疯狂地退后中更是求饶起来,却是"咚~"的一声,弓弦声中,羽箭一出,万物皆休。

     那条白芒裹着五光十色的光团消失在了食魂兽的身上,漆黑的身体立刻迸射出一缕缕白光,好像被分割开来。食魂兽不甘地瞪大了眼睛,可恨可叹,它的实力没有恢复,否则也不至于惨死在区区的老祖手中。

     嘭地爆裂身中,十一块鳞片被韩军翻手一抓,收了起来。

     思韵震撼地睁开了眼睛,水灵灵的眼睛眨了几下,这才缓过神来,兴奋地拍手叫道:“哇哇,你好厉害,好棒啊!”

     老祖之境啊!竟然被一箭射死了。这时空猎手果然强悍!思韵瞪得老大老大的美眸死死地盯着韩军,就像看到了怪物一样,心里却是寻思着要是能有这么个侍卫那该多好?

     韩军却是猛地抓住她的背心,如同拎着个鸡仔一般,朝着远处飞速而去。

     冷风扑面,思韵挣扎得大呼小叫,又是捶他,又是踹他,见韩军没有搭理,只好泄气地不去挣扎,而是垂头丧气,看着悬空的脚尖发起呆来。

     脑海里全都是韩军那绝世的一箭,那一支白色的羽箭!思韵扭头看了看韩军的肩头,盯着那露出了一截的白色羽箭转动着眼珠,水灵灵的眼睛全是一堆的古灵精怪,也不知在寻思些什么。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啊?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小女孩子啊!”委屈的思韵把细腰弯得更加放肆,给韩军增加着手头上的重量。

     “喂,你这么提着人家很无聊耶!”思韵扭了扭身子,迎面而来的寒风将她那紫色的披帛吹得胡乱飘飞。

     思韵却是看着韩军冰冷的侧脸,水灵灵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刚才你那支白色的箭好厉害啊,借我看看!”说着,她的手儿却也不慢,那胡乱飘飞的紫色披帛一扭一转,却是像极了一条灵活的长蛇,向着白羽箭缠了过去。

     眼见着就要成功,却是有一张透明的大网罩了过来,将思韵给当成猪猡般捆绑得结结实实,漂亮的巴掌小脸更是被一个个小小的网格遮盖住了,看上去有了些凄凉的美意。

     思韵大怒,再次挣扎起来,咆哮道:“混蛋!你竟然敢这么对我,等本殿下回去一定要关你五百年,不,五千年,不不,关你五万年都不解恨。”

     周围突然变得漆黑无比,即便有身上的彩翅也看不见了,思韵不再叫唤,害怕韩军把她给丢了。大概过了一会儿,思韵又兴奋地叫了起来,挣扎着看着前面道:“哇,光,我看见光了。"

     一座水池出现在两人的眼前,像黑夜里的孤灯,周围除了浓浓的黑雾之外,什么也没有,柔柔的白光就是从水池中映射而出。到了此地,神识没了任何用处。

     看着白玉砌成的水池依旧如故,沉浸的水面上还是游走着一朵血水的荷花,韩军提着的心最终放了下来。

     "这是什么啊?"思韵感觉浑身上下凉飕飕的,不自觉地靠近了韩军。

     韩军没有看她,而是盯着那一朵血色的荷花冷淡道:“你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思韵想了一遍,才道:“难道这个血色的荷花可以许愿?”

     “嗯。”

     得到肯定之后,思韵便笑嘻嘻地走到玉池的前端,双手合十,满脸虔诚地道:“荷花啊荷花,我只希望一辈子开开心心,没有烦恼和忧愁!”

     韩军看了她一眼,眸光有点闪烁,里面时而柔情,时而决然,提醒道:“这个愿望不好实现,说点实际的吧,比如我就能帮你办到的。”

     “噢,你能办到的啊!”思韵扬着小下巴想了想,再次对着血色荷花道:“荷花啊荷花,我希望得到韩军混蛋的那支白羽箭,做我的本命法宝呢。”

     听了这话,韩军的脸都黑了。

     思韵反而笑嘻嘻地转过身来,伸出那芊芊玉手,放在韩军的前面,道:“拿来吧。”

     “换一个。”韩军扭过头,脸色更冷。

     思韵立马觉得不好玩了,气呼呼地踢了玉池一脚,数落道:"什么嘛,就一破池子而已,这也不能实现,那也不能实现,还不如我跟老祖宗撒娇呢。"

     韩军想想也是,无极圣宗好像不缺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这座玉池叫天池。传闻宇宙的边界有一座白玉池,池中酝酿着轮回血莲。这血莲成熟之后会有莲子,因为苦涩无比,可以顿悟,也叫苦提子。非常神奇,凡人吃一颗便可顿悟成仙。金仙吃一颗就可跨越玄仙,位列仙尊。即便是老祖之境也能从中领悟生死之道,超脱宇宙。"韩军看了眼思韵,继续道:“池中有轮回经一部,可以感悟奥义,催熟血莲,结出莲子。”

     思韵好奇地伸长了脖颈,看了看天池中黑漆漆的液体,平静的水面什么也没有啊!

     韩军抬手一指,原本平静的水面立刻呈现出一个个血红色的文字,横五竖七,默默念去,正是一篇枯燥难明的经文。只不过这些经文赫然是一个个扭曲的血人勾勒而成,虽然缩小了无数倍,但是对于颇有修为的思韵依旧能够看清那一张张痛苦不堪的脸面。

     “啊!这、这就是轮回经吗?那些字怎么像一个个人啊?”思韵皱着眉头,感觉很是残忍。

     韩军点头道:“本来就是人。”

     “什么?真的是人啊!”思韵打了个寒碜,道:“好可怕啊!”

     韩军幽冷道:“天道无情,本就如此,想要参悟此经,需要血祭活人。”

     “噢,血祭啊!无聊,我们走吧,反正也得不到苦提子了。”思韵嘟嘟嘴,完全失去了兴趣,大眼珠子开始寻找着出路。

     韩军却道:"不,我能得到。"

     "嗯?你有其他的办法啊?"思韵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很是兴奋。这种宝物,要是拿回去交给爹爹,老祖宗那个老东西应该也会开心。

     这次韩军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天池默默不语。

     "喂,前面说得好好的,怎么又不说话了?"思韵将眼睛一瞪,很是不满。

     韩军看着她淡淡一笑,如同冰天雪地里展开的一朵傲世梅花,清冷而洁净,看得思韵忍不住一愣,连那眼睛都移不开了。

     这个笑容竟然干净得让人舍不得破坏!

     思韵还来不及回味,猛地感觉浑身一凉,漫天的黑水淹没过来,浓浓的血腥味将她呛得想要呕吐,更有一股寒意将她锁住。

     “你!”思韵被禁锢住了,跌进了天池中,如同溺水的凡人一样挣扎起来。

     黑水四溅,哗啦啦响着,她想要抓住玉池的边缘,却又感觉周围粘稠得像一潭沼泽。任由她如何挣扎,都逃不过束缚,疯狂地抖动着身后的彩翅,却是毫无用处。

     "救…"思韵痛苦地张开了嘴巴,立马被呛得发不出声音。

     韩军默默地站在天池旁,毫无感情地看着黑水中垂死挣扎的思韵,好似里面并不是一个让人怜惜的柔弱女子。

     在这一刻,思韵才明白,韩军主动找她,只不过是要抓她血迹!一股悲哀弥漫了心口,更是荡漾了出去,化为一股意念盘旋在周围。

     大概是出于不忍,韩军那冰冷的脸面皱了皱剑眉,淡淡道:“你本就该死了,我答应你的愿望,只可惜,你没有命了。”

     听着耳旁冰冷的话语,思韵凄然一笑,放弃了挣扎,渐渐地沉入天池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