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藏得真深
    一座绝巅之上,云雾缠绕,韩军俯瞰而去,一览众山小。在那些山头隐隐约约看得见一座座宗门,三三两两的人进进出出。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韩军的心头,好似他成了这片世界的主宰,这些宗门全部听他号令。

     从云雾的山涧中走来一个身影,是名红袍披身的俏丽女子。只是一步,韩军的瞳孔便忍不住一缩,这女子竟然用瞬移来到了他的面前。

     强横的女子,整个宇宙也不存在,强大如蛮汉三也无法瞬移,最多能够撕裂虚空。

     韩军退后了半步,想要拉开距离。但是那女子却是格外的恭敬,就地跪拜,轻声道:“盟主,你总算回来了。玄空界再次发动了袭击,他们的神主快要进入大空界了。”

     神主!一个强悍的存在吗?韩军冰冷地看着女子没有说话。

     突地,整个空间破碎了,地动山摇。

     “盟主,下令吧。他们只听你的。”俏丽女子变得焦急起来。

     这时候,从破碎的空间中走出一人。黄金色的战甲披在身上,灿烂一片,只有一双漆黑的眼睛藏在面甲之中,透漏出一股深邃的意味。

     就是这么一眼,韩军像是面对了整个宇宙,经历了无数的轮回。这是怎样的存在?来人比起身前的俏丽女子应该还要强大。

     “我下什么命令?”韩军心思百转,不着痕迹地冰冷发问。

     “她是要你命令我。”一个同样冰冷的声音出现在了韩军的身后。

     那是一个黑衣青年,只是站在那里就像一块融化不了的坚冰,浑身上下透露出腐朽的沧桑。

     韩军跟他拉开距离,感觉一切都有点儿虚假。但是他依旧下达了命令。

     黑衣青年和黄金战士拼杀了起来,紧接着是无数的人相互死磕。不知道他们从哪来,也不知道他们属于哪一方,又为什么厮杀。但是韩军知道,这一切都属于他。

     这些都是假的!是一座幻阵。如此漏洞百出的幻阵,又是这么真实。那一条条道文,一件件法器,一个个道术,韩军全都见过,就是淌在地上的血都腥热无比。

     韩军明知道这是假的,他就是不愿走出。即便只要一步,或者半步,他都不愿迈出。

     俏丽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镂空之术,即便明知是假,也可以让意志薄弱者沉浸在强者的体验之中。在这幻术里面,韩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是很快,俏丽女子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她看见,韩军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意。那是对自己都可以无视的淡漠。

     韩军抬起手来,轻轻一撕,眼前的道文开始崩溃,山水倒转。一切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世界开始虚化,即便那些虚假的人也将恐惧布满了脸面。

     “你,为什么?”俏丽女子除了恐惧之外,还有毫不掩饰的吃惊。

     韩军没有回答,只是冷眼看着俏丽女子慢慢地缩小,白皙的肉体逐渐萎缩,最终化为了一种似木非木的小小人偶。那人偶与俏丽女子一般无二,只是眸子被死气所掩盖,显得呆板无比。

     虚幻的世界被一片黄沙取代,掉在沙地上的人偶掀起一丝微风,裹挟着细沙飘向了远方。那里有个金黄色的太阳,低垂在沙漠的边际,好似夹在天地中间的一个火球,上面跳跃的火焰都看得一清二楚。

     在燥热的火光下,一株莲花迎着热浪含苞待放,细长的根茎扎根在沙土之中,在一丝风雨都没有的沙漠深处却生长得格外鲜艳。

     那莲花远远看去也巨大无比,一丝丝宝光从花瓣的缝隙中流露出来,让人一看就知道里面藏着宝物。

     韩军迈进沙漠,仔细感受了一下,再也没有感受到幻觉,这才放心,经过人偶的时候,一脚踩成了一堆废渣。

     沉浸的虚空好似发出了一声惨叫,紧接着,周围的空间猛然涌来一股强大的束缚之力。

     韩军只觉得浑身一沉,浩瀚的真元竟然被限制得如同一滩湖水。

     这里的世界竟然与虚无之地一般无二,任由韩军如何尝试,再也得不到一丝真元。

     为了节省体力和真元,韩军向宝莲走了过去,明明很近,却走了整整一个来月。

     在这烈日之下,韩军黑了很多,一路上没有见过一个活人,骷髅倒是见了两具,身前都是道主修为。

     来到宝莲下,韩军仰头看了看头顶的巨大莲花。七色花瓣很是绚丽,给人一种沉重之感。这是一件防御至宝,没有犀利的法宝,只怕难以打开。

     韩军看了看四周,茫茫的沙漠望不到尽头。不远处,太阳的强光刺得眼睛隐隐作疼。

     一丝真元运转,这个月留给肉体的痕迹全都消失,韩军恢复了巅峰状态,冷然道:“枉你也是老祖强者,没想到如此卑贱。”

     周围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韩军又道:“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客气了。”

     话语落下,韩军干脆而利落,扬起石刀,在一声龙鸣之下,携着金黄气体,狠狠地砸在了沙地之上。金黄气体如同一条条小蛇,钻入沙土中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韩军皱眉,果真没有旁人,这才丢出一个个罗盘,甩出一面旗帜,遮盖着宝莲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全部布置妥当之后,韩军顺着莲花的茎杆向上飞去。立刻有一缕缕蓝光从花瓣处散落下来,不仅锋利,而且沉重无比,反倒是一座座大山倾倒了下来。

     韩军用石刀一一劈开,不紧不慢地靠近了花瓣。就在此时,一团蓝光毫无征兆地倒扣下来,如同天幕坍塌,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死亡气息。

     在那一片蓝光之中,韩军闻到了一缕清香,让他有点儿头晕眼花,连手中的石刀都拿捏不稳。还好韩军反应迅速,抬手取出一瓶乳白色的液体,捏碎了玉壶,在液体灌入口中之后而提刀硬撼。

     无奈之下,韩军只能用这种最稳妥的方式保住性命。如诺不然,他绝对会被蓝光砸成粉末。

     在轰隆隆的巨响中,火光四射,不远处的太阳竟然裂成了两块。韩军布置的阵法全都破裂开来,四周的沙土更是下沉了几寸。

     韩军被蓝光拍在了沙土上,很是狼狈。近万年,韩军都不曾这般挫败。蓝光没了,躲过了一劫,他的石刀却爬起了一道道裂痕,好似经历过无穷的岁月,终究到了暮迟之时。

     轻柔抚过石刀,韩军很是心疼,没有逆天的材料,这口刀只怕难以修复。

     宝莲没了蓝光的束缚,一片片花瓣慢慢打开,如同成熟的女人,释放出一股别样的风姿。刺眼的宝光比起太阳的光辉还要强盛,释放着七彩的斑斓。

     韩军心中一喜,正要顺势上去,突然察觉到不远处的沙土翻卷起来,一道黑影袭击而来。

     韩军吃惊,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躲过他的探查,不过他没有慌乱。到了老祖修为,他经历过太多的始料未及。面对这种声东击西,韩军理也不理,直接横刀劈在了花瓣下方的虚空处。

     隐匿的人被逼了出来,两人短暂的交手之后拉开了距离,谁也不让对方靠近了花瓣。

     韩军看着来人,冷声道:“好本事,不愧是南极老祖。”

     “哈哈,韩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你那查探的一刀砸下来可真疼啊!”文祥鼓动着身体,发出一串串接骨般的脆响声,嘴角还是忍不住抽动了两下。

     即便如此,文祥还是极其愉快,要知道能瞒过韩军的耳目着实不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