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战意
    对于一个星域的老祖强者,思无极自然将文祥请了进来。只可惜无极大殿被思韵拆得成了废墟,他们只能进入偏殿议事。

     看着身旁崩塌的无极大殿,文祥的眼睛一亮,故作惊讶地问道:“无极老哥,你这是被人入侵了?”

     “哪里哪里,都是韵儿带人拆的。”老祖强者的心思何其缜密?思无极说了实情,懒得落下笑话。

     文祥不出所料地点点头,笑道:“想来是殿下不满意这桩亲事?”

     “瞎胡说什么呀!”不等思无极回答,思韵殿下就不满道:“我是拆了重建,建一个韩军哥哥喜欢的行宫,像总督署那样的。”

     “哦…”文祥的脸色没变,心情却是有了些怒意,淡淡道:“韩军不可能喜欢殿下,不知道文某哪里做得不对,竟然讨殿下这么厌烦。”

     “喜欢不喜欢你知道?他可是把白羽箭送给我做定情信物的。”思韵殿下自毁清誉不见脸红。

     文祥的脸色更冷了,这就是他的不解之处,忍不住道:“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改变初衷,并且会找个机会问问韩军,是不是真会娶你。”

     “那你问去呗。”思韵大为爽快道:“我已经是韩军的未婚妻了。”

     文祥气得脸都黑了,堂堂的思韵殿下还懂不懂矜持?

     “文某记得殿下不是这样的人。”

     “哼,我一向如此!骄横,胡闹,没礼节。”思韵把最坏的一面撕了出来,再也不去保持那份典雅和高贵。

     文祥气得眉毛跳动,还是忍住怒气看向了思无极,淡淡道:“无极老哥也是这样认为?”

     “唉,我自然是看得上文老弟啊!只可惜韩军我也惹不起啊,总督署更加惹不起了。”思无极抓紧时机给韩军背了口黑锅,树了个劲敌。

     思韵殿下也嚷嚷道:“你找我家祖宗爷爷有什么用?有本事找韩军去啊!我家韩军哥哥才不怕你。有本事你赢了他,我立马嫁给你。”

     “好好好!”文祥懵逼了,气急反笑道:“今天算是见识了思韵殿下,真乃性情中人,文某更加欢喜。回头,我定然会和韩军一决高下!”

     这一次文祥过来主要是看看思韵的态度,没想到思韵竟然给了他这样一种答复。

     在他走后不久,韩军踏入了无极圣宗的宗门。月色下,白光如姣,无极大殿的废墟藏在灯火的阴暗处,一半儿黑,一半儿白。

     门口的侍卫没有发现韩军,但是思无极在他踏入宗门的那一刻就明了于胸。他知道韩军终究会来,更是等得他到了无极大殿的前面,思无极才迎了出去。

     此时的夜,更显青葱。

     “思无极,你是何意?”韩军并不进去,直接站在无极圣宗的门口责问起来。

     思无极故作无知道:“韩老弟将白羽箭送给韵儿,莫非不是要娶我家韵儿?”

     韩军的眼睛里杀机无限,却沉稳道:“那不过是一个承诺。”

     “就是啊,韵儿都说是定情信物啊。”思无极装着糊涂,笑道:“韩老弟啊,虽然你比韵儿大了九千多岁,但是也算老祖中最年轻的一人啊。你说你喜欢我家韵儿、”

     “住嘴。”韩军将其打断,冷然道:“莫非你不知道内情吗?”

     “内情?什么内情啊?”思无极一副疑惑的样子,装得极像。

     韩军微微皱眉,血祭的事情莫非没有泄露?思韵隐瞒了下来?

     思无极见韩军皱眉,继续道:“我说韩老弟啊,郎有情妾有意,我们韵儿可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也是响当当的重情之人,不会这么轻浮吧?白羽箭的重要不必我说啊,在关键时刻对你可是一条性命呢。”

     想着思韵的一幕幕,韩军莫名的烦躁,道:“你让思韵出来见我。”

     “噢,这你又不早来。”思无极为难道:“韵儿听说我要给你们选个日子成亲,高兴得闭关去了,就怕修为太低折了猎手大人的威风,这不,暂时不能见你了。怎么了?韩老弟不满意老哥私自做主?还是要提前定个日子啊?”

     韩军脸色一冷,道:“既然如此,我去找她。”

     思无极却是甩手扔过去一个东西,道:“韩老弟还是不要去了,至于娶不娶韵儿,看了此物,你应该懂了。”

     韩军一看,是枚玉佩,上面符文隐现,非常炫目,使得他的脸色微变之下,握紧了玉佩,拂袖便走。

     思无极贱贱地跟在后头走了两步,喊道:“哎,老弟,老弟你咋了?有事好说啊,干嘛走啊,哎!进去喝杯茶啊,别走啊。”

     雄伟的宗门之下,思无极摸着胡须,颇为得意。

     穿着一身紫衣的思天祥走了过来,抬头看看韩军消失的方向,道:“老祖宗,不会有事吧?”

     “韩军不是嗜杀之辈,更何况对付韵儿?现在他的内心或许也是矛盾的,毕竟喜欢一个人没有错误,而韵儿竟然还隐瞒了血祭的事情,只要韩军没见到韵儿,我们大可以依计行事。”

     思天祥担忧道:“那么我们要派人去督署星域了吗?”

     “这是最好的时机,也是最好的借口,你看着办吧,我们无极圣宗能不能鼎盛,就看这一次了。”思无极郑重交代。

     思天祥欲言又止,看了一眼思无极眼中的光芒,最终无声地退了下去。

     无极圣城,荷花池塘开满荷花,清风徐着幽香。韩军站在水榭之上,看着月光下黑白相映的荷叶,思绪飘飞。

     “韩兄好兴致。”从一侧的街角,出现了文祥的身影。

     韩军的眸子闪了闪,收回了思绪,头也不回地冷冷道:“有事?”

     “有。”文祥与他并肩而立,若无其事地看着荷花,用一种与他无关的口吻道:“听说韩兄要迎娶思韵殿下了?”

     韩军沉默了许久,最终略带疲惫道:“也许吧。”

     文祥淡淡一笑,道:“如此,我只有请韩兄切磋切磋了。”

     韩军一怔,扭头看了眼文祥,随即冷笑道:“看来你早就知道了。”

     文祥点头,看向韩军,眼眸之中全是战意。

     韩军却道:“过几日神女墓就会开启,免不得与你一战。”

     “什么?”文祥狐疑起来,盯着韩军道:“神女墓又要开启了?”

     “嗯。”

     见韩军脸色认真,文祥不再言语,转身而去。

     凉风拂过,掀起韩军的衣角,他低下头去,摊开手掌,默默地看了看那块玉佩,冰冷的脸色却有了些许苦涩,终究化为一声长叹,无奈地仰望起长空上的皓月。

     三日之后,一股奇特的波动扫过了整个北斗星域,七颗星球全部放射出诱人的宝光。一座石门的虚影立在了天地之间,那古朴的门柱转动着,缓缓打开。

     神女墓,开启了。

     此时此刻,整个北斗七星拥有胆识的强者全部站在一处湖泊的前面,密密麻麻,谁也不敢前进。在那湖泊中央处,竖立着一座圆形的拱门,散发着莹白色的光芒,沧桑和寂静,好似通往地底的大门。

     韩军站在一处石墩上,默默地眺望着立在湖泊的中央让人瞩目的拱门。

     人群嘈杂一片,可以轻松进去,但是却无人敢进。

     有人担忧道:“进去就出不来了。”

     也有人害怕道:“算了吧,据说这是景环的墓地,那可是一代狠人啊,曾经打遍宇宙无敌手。”

     “听说五年前,凯青子进去都没出来。”

     “何止啊,我还听说有人看见宋妖姬早就来了北斗,只怕也进去了。”

     韩军看不出拱门的异样,不再犹豫,破空而入。他的动静并不醒目,却依旧让人群寂静下来,随之是更加嘈杂的议论之声。

     “刚刚那人是谁?”

     “不是老祖也是道主吧,圣主可不敢进。”

     “哼,一群无知,猎手大人都不认识。”一人纵身而起,喝然出声,跳进了拱门之中。

     人群一呆,随即哗然,不慎者吱吱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