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论找工作
    “发什么愣,吃完了?”顾煜诚靠椅背而坐,单手支额,尽显慵懒霸王风范。

     安心连忙将最后一口蛋糕吃进肚里,稍作回味了一番,方才弱弱地开口:“那个……刚才送东西来的苏小姐,是指苏会长的女儿吗?”

     顾煜诚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不耐烦:“是。”

     “亲生的?”

     “不然还能是野生的?”顿了顿,又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安心打了个哈哈:“没什么,就刚才在商会门口见到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样子,心里羡慕。能成为苏会长的女儿还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德啊。人家苏小姐条件那么好又长得那么漂亮,你居然都不把人家放在眼里,啧啧,暴殄天物。”

     顾煜诚冷冷的:“暴殄天物算什么,暴殄土猪我都敢。”

     安心忽然觉得后背凉凉的,似有阴风阵阵直吹进人骨头里,看来此地不宜久留矣:“呵呵呵呵顾爷,小的吃饱了,可以上路了不?”

     顾煜诚嘴角一勾:“可以,当然可以。我这就送你上路。”

     安心吞了吞口水,只觉后背更加透心的凉……

     两家饭店的闹剧彻底落幕之后,安心终于恢复无害的良民身份,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去找工作了。但在找工作之前,金兰给安心科普了一篇她的艰辛泣泪之作:《论贫民区人们找工作之艰难》,安心顿时感觉世道沧桑人心黑暗前途渺茫人生毫无希望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还好金兰及时拉住了她,不然安心当真差一点就要夺窗而跳了。虽然她们住在二楼且楼层不高跳下去压根儿出不了人命,但安心的腿万一折了受苦受累的还是金兰,所以金兰又急忙给安心科普了一篇她临时创作的激励之作《论人穷志不穷以及麻雀变凤凰的超现实可能》,金兰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天花乱坠,天马行空,最后发现自己举的例子都是脱离现实且无从佐证的故事与童话,安心彻底心灰意冷,说:“还不如找个男人嫁了省心!”

     金兰用手指了指自己:“我就是最好的证明:找男人比找工作更难!找个好男人更是比被雷劈中的几率还要低!”

     正是金兰的这一番话,让安心倍受打击的意志瞬间死灰复燃。当下她便有了一个主意。

     第二天一大早安心便来到永福路,这一带属城区繁华地段,电车叮当作响,路边早餐摊档热气蒸腾,卖报的娃穿梭于人流之中,来往行人各奔其程,初夏的日光金黄洒照。安心在初来乍到的第一天,便已见识了这里的繁华。却不曾想这里的昼与夜,竟都是这般金光璀璨,璀璨得叫人睁不开眼。

     永城饭店就在永福路与华丰路的交界处,大门前的几个大金字老远就能看到。来得太早,还没开始营业,安心朝门口走去,还没打算进去,门口的迎宾便一手拦在安心面前,训练有素又不失礼貌地道:“本饭店尚未营业,请小姐稍作等候。”

     安心露出一个特别纯洁无害的笑:“我是来应聘的。”

     迎宾将安心上下打量了一番,稍作迟疑,后道:“请小姐您在此稍后。”

     似进去跟谁通报了一下,很快出来,迎宾作了个“请”的姿势,安心便进去了。事实证明,金兰给她科普的第一篇文章极具现实意义,安心从未踏入过社会,人生在世十八个年头,这还是头一次独自外出谋生,第一次应聘,还未开始,便已有结束的征兆。只因应聘官一来便问了一句:“有多少年经验?”

     还好安心丝毫没有退却,而是捧着一颗坚挺的心继续向前:“我虽然没有直接从事饭店的工作经验,但我从十岁开始就负责孤儿院里的生活起居后勤服务,这和饭店里服务员的工作不是大同小异嘛,同样是伺候人,所以就某方面来说,我的经验已有八年。”

     应聘官不可思议地望了她一眼,觉得今天遇到奇葩了:“我们要的是有直接从事饭店,哦不,这饭店可不是随便一家饭店都可以的,而是一流的知名大饭店——的工作经验,而且工作经验起码要在两年以上。我劝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既然已被当奇葩,那就干脆奇葩到底!“我能担能抬能打能挨一人能当两人使,您招了我保管有赚无赔啊……”

     话还没说完,应聘官便不耐烦喊了句:“来人啊——”

     门应声而开。只是,安心怎么都想不到,进来的人却不是侍应,而是她朝思暮想的……恩人——永城饭店的大少爷,宁千竹是也。

     他今日穿了一身青色缎面长袍,窗外的初晨日光斜斜射入,他迎面走来,饶似来自天上的翩翩仙人,浑身上下毫无半点凡世风尘。安心一见是他,眼珠子都快黏到他身上去了。

     应聘官一见到他,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毕恭毕敬屁都不敢放一个。宁千竹走到安心身旁,但听他道:“我们饭店新开业,正是用人时候,自当选贤任能,而非一味依照程序,将真正有能力的人拒之门外,却将浮于表面一无是处的人招进来。”

     应聘官把头点得如鸡啄米:“是是是,宁少爷说得极是。”

     宁千竹拧头看着安心,笑了笑:“去把你的名字住址登记上,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们永城饭店西餐厅的服务生。”

     安心对上他那柔如春水的目光,冷不丁又失神了片刻。待清醒过来,她极力地控制自己以免露出花痴的傻笑。“谢谢你,宁少爷!”

     宁千竹嘴角的弧度依旧没变,那笑容在阳光里好看得简直令人发指。只是他的笑容仿佛具有魔法,她一看见就会反应慢半拍。以至于宁千竹都已经转身离去了,安心方才后知后觉地望着门口怅然若失。直到身后响起一个催命鬼般的声音:“你到底登不登记?是不是不想干了!?”

     “干干干,怎么可能不干。”这里能时常见到宁少爷,这份工作是宁少爷亲自任命,就算拼死拼活了也得在这里干下去,她要在这里干到天荒地老,就算不能执子之手,也要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