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一吐成名
    安心是在孤儿院长大,身处乱世,虽说孤儿院尚能有一丝安稳,靠着土豪地主或官府的捐助,全院老少基本温饱不成问题,但也仅止于基本温饱。所以安心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自己体内潜藏着吃货的本性,直至昨晚那个晚宴,多不胜数的美食一下子劈开了她的大胃,吃性大发,横扫八桌,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吃货。

     然而作为一名新入行的吃货,安心显然还不大能控制自己能力,昨晚和现在,同样都是有那么多免费又丰盛的美食摆在她面前,但昨晚她却能吃得要多欢畅有多欢畅,而如今呢,竟越吃越犯恶心。

     看来进食与作诗是一样的,没有灵感,诗仙都难以放一个屁,灵感来了,放才能一泻千里(这怎么说得有点像……)。

     就这样从早晨一直吃到中午,解决了五分之一的食物不到,这本是安心的拖延战术,想着反正那黑脸怪也没限定时间,她就是在这吃住上个一两天又如何。但中午时候她实在是不行了,直觉胃里难受得紧,她于是捂着肚子跑出门口跟钟秀火急火燎地说要上厕所。这人有三急乃人之常情,钟秀没理由不让,便一路互送着她去,谁知道一个拐弯的功夫,安心趁机撒腿开逃,钟秀反应极快,迅速追了上去。

     这大名鼎鼎的豪华饭店到底不是盖的,期间的道道廊廊鸡肠般九拐十八弯,迷宫似的,安心捧着个怀胎五月的肚子跑得晕头转向,最后撞进一室宽敞明亮的地方,是西餐厅。彼时正是午餐时间,厅内几乎满座,绅士淑女低声谈笑,刀叉勺盘细微做响,淡淡的爵士乐如午后懒懒洋洋的阳光洒满整个厅堂。安心跑得满头大汗,正跑到一桌情侣的旁边,三个人你抬头我低头,大眼瞪小眼地各自愣了愣,安心一转眼,不小心瞥见他们刀叉之下的一碟牛排,顿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嘴里酸水直冒,终于没忍住,“哇”的一声当真一泻千里,吐了个满地尽是哗啦啦……

     安心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呼!还好,终于不是怀胎五月了!于是满意地露出一个微笑,这一笑,立刻招来额头一记力度不大的暴栗。

     “亏你还笑得出来!”一听就知道是金兰的声音,安心连忙转头看她,却见她一脸的嗔怒怪怨:“你知道你闯了一个多大的祸吗?”

     这一句话有如晴天霹雳劈开了她晕倒前的最后记忆,她顿时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噢额滴个神呀!

     过了好半天,安心惊魂未定地环顾了一下周围,问:“我是怎么被送来医院的?”

     金兰叹一口气,道:“你都不知道在你哇哇吐了一地又晕倒之后,整个西餐厅里的场面有多乱!我在海星工作了那么久,还从未遇见过这样麻烦又混乱的情况。当时所有客人都没法儿进餐了,那些个淑女绅士平日里又礼貌又斯文的,可是一遇到情况,却是个个都露出了真面目,既野蛮又不讲理,说走就走,连帐也不结。别的餐厅和包间一听说这种情况,也都齐刷刷不结账就走了。当时顾爷的脸整个儿黑成了炭,横眉怒目地东奔西走安排事宜,最后才来到人去楼空的西餐厅,看着躺在一摊惨不忍睹的呕吐物中的你,我觉得他那一刻真是想杀你的心都有。但最后他还是叫了一辆车把你送来医院,我本来想装作不认识你算了,但谁叫我这么好人呢,于是便主动请缨来照顾你了。”

     安心听后,不由舒了一口气。

     金兰却又叹一口气道:“你以为这就完事儿啦?你可别放心得太早了,要知道,在一家饭店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果有多严重。现在海云城新开的大饭店也不少了,海星本来就面临重重危机,如今被你这么一闹,定是大伤元气,分分钟被别的饭店比下去,我们海星的声誉和地位很有可能因此没落,从此一蹶不振,然后,然后我就得失业了……”

     金兰说着,都要哭了。

     天啊,这么严重……可是,错不在她啊。是顾煜诚把她抓去饭店想拿食物撑死她的啊,他顾煜诚不能这么姓赖吧?!

     “你要去哪里?”金兰发现安心缓缓爬坐起来似乎跃跃欲逃的样子,连忙站起来对她说:“现在医院外面等了好多记者,你要是出去,准会被他们包饺子一样地围住!”

     “我又没做什么坏事,怕什么。”安心一掀被子,下了床。

     金兰急了:“你刚来海云城,不了解这里的状况!海云城里的记者就跟瘟神一样人人见了都巴不得躲得远远的,他们平日里吃饱了没事干最爱东倒西挖,最是见不得世界太平。如今他们一听到风吹草动,便会迅速蜂拥而来,谁都想抢到这一个头条,你一出去,就正中他们下怀!”

     “我就是出去被记者们缠死,也不愿在这里以莫须有的罪名等待那黑脸怪的审判!还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我呢……你难道想看你的姐妹我就这么含冤而死么……呜呜……”

     “死——”

     病房木门忽然被用力推开,随即飙进来一个如飞刀般的声音:“怕是没那么容易!”

     金兰面对着门口连忙向后退了几步,而安心,却抬头挺胸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站立原地。

     顾煜诚双目如刃紧紧盯着安心,好一会儿,从牙缝挤出几个字:“逃啊,怎么不逃了?”

     安心面不改色:“我为什么要逃,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一句话像一桶油浇在了火上,顾煜诚目露凶光,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伸手钳住了安心的脖子。

     “顾爷……”金兰害怕地叫出了声,想要上前却被钟秀阻拦住了。

     顾煜诚在气头上,力道下得挺重,安心只觉自己喉咙剧痛无法呼吸,想咳嗽又咳不出来,脸憋得通红,额头青筋突现,正是生不如死的感受!

     “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顾煜诚近在眼前的怒喝几乎要震碎安心的耳膜。

     安心哪里回得了话,只能用肢体语言不断踢打捶抓以示抗议。但她越是挣扎,顾煜诚心里的火便越烧越旺,手上的力道也越下越重。安心于是再没力气踢打了,只是双手紧紧地抓着顾煜诚掐她的那只手,用尽全身力气地往外拉,好容易才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句话:“你活该。”

     就算是死,也绝不能输!

     顾煜诚听了她骂他的话,黑曜石的眼珠晃过一丝锋利刀光,但很快地,用力一甩,将安心整个人摔在了白花花的病床上。金兰连忙过去将她扶坐起来,安心一边坐起来一边扯着喉咙剧烈咳嗽,再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顾煜诚也没再跟安心说一句话,而是在临走前跟金兰说了句:“你在这里给我好好看着她。”然后便走了。走出到门口后又对钟秀说:“派几个人守在这里,别让她跑了,也别让记者进去。”

     钟秀点了点头:“是。”

     海星饭店的这一事情,不用等记者天花乱坠的登报,便已传遍了整个海云城。这世上最可怕的往往不是你看不见的鬼,而是你想不到的嘴。人们的流言蜚语很快立竿见影,第二天照常营业的海星饭店竟无人光顾,全体员工在里面齐刷刷拍苍蝇。海星高层急忙召开股东会议,顾煜诚坐在主席位,凝眉垂眼脸色难看沉默无言,下面的老老壮壮纷纷热烈讨论,讨论来讨论去结果还是没有结果,于是又都齐刷刷望向顾煜诚。

     股东当中,连最老的那位都得喊他一声“大当家”:“大当家,你说怎么办?”

     顾煜诚沉着个脸无言良久,然后一抬眼,黑曜石眼珠忽然定定地迸发光芒:“既然不该发生的都已发生了,那我们说再多也没用。或许,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大家大可放宽了心,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等。”

     众人一头雾水:“等什么?”

     顾煜诚微微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几乎无法察觉的冷笑:“蠢鱼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