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厕所奇遇
    后来金兰告诉安心,今晚她遇见的那黑脸怪便是海星饭店的大当家,海云城里家业庞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英伦绝伦风靡万千少奶少女的顾家当家顾煜诚是也。金兰就在海星饭店当服务生,不仅她,几乎所有的员工都怕极了整天黑着个脸而且对待员工极其苛刻严格的顾爷,于是暗地里都叫他“黑山酷魔”。安心要是知道她今后的人生将因为这位黑山酷魔而折腾的死去活来,打死她也不会与他多做纠缠——

     “干嘛啊?不给我走是想怎样!?”安心气得一个蹬脚转身,只可惜这个转身动作有些失误,以至于原本是要转一百八十度的结果因为用力过猛而变成了三百六十度有余,挡她去路的那位俊朗小哥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原地转了两圈,觉得好笑,只是一会儿功夫,他便笑不出来了。因为安心在做结束动作的时候,“啪”的一声把她手中食物堆成山高的盘子给甩了出去,甩到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黑山酷魔,顾煜诚是也。

     雪白的西装上,瞬间呈现出一副泼墨风格且极具艺术气息的抽象画。一个字,完美!

     这一动静立刻引起了旁人的注意,然后纷纷过来围观。人嘛,不分贫富贵贱骨子里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爱看热闹。众目睽睽之下顾煜诚面如冰霜色如浓墨,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安心已在他的目光中死去活来千万次了。还好安心反应快,她掐脚一算要是再不走定有血光之灾大祸临头,于是一弯腰做出一个深感抱歉的动作随即飞快从身后小哥的臂弯下一溜烟逃走了。

     “钟秀,发散人马,把她给我抓回来!”顾煜诚面无表情,为了不让旁人听到而声音低沉却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字地咬下这句命令。

     “是。”钟秀随即优雅淡定却又不失速度地直奔安心逃离的方向。

     安心那个又土又旧的行李箱还在饭店的行李保管处,但此刻她已顾不上去拿了,逃命要紧,还好肚子已经差不多吃饱喝足,要不然可就浪费了这么个免费又丰盛的晚宴。

     话说这永城饭店也太大了吧?从宴会厅跑出来之后,居然晕头转向得找不到大门出去了。身后追她的人的脚步声好像越来越多,时远时近,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一个拐角,正好有两个门,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随便推开一个便进了,想着这个地方看起来挺隐蔽的所以这房间里也应该没人正好适合躲人吧但没想到……没想到……她一冲进去,便有一股刺鼻的浓郁芳香扑面而来,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安心从未见过的装在墙壁上的……水池?然后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身高挺拔西装革履的大男人!背对着她,在……小解!

     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差点就要破喉而出,安心连忙捂住嘴巴,对面那男人听到有声音正要转过头来,安心又连忙用另一手捂住了眼睛。安心自然没有看到那男人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她也没心情去想那么多,门外那群人的脚步声好像愈来愈近了,安心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儿,挤开一点手指缝看到墙上的“水池”对面有一排带门的隔间,于是连忙闭着眼睛跌跌撞撞地随便进了一间,把门一关,顿时舒了长长一口气。

     少许,门外有一个人进来了,安心竖耳聆听,只听得那人道:“原来是宁少爷,打扰了,请问您是否看见一个穿着土灰色裙子的女孩撞进了这里?”

     场面安静了一会儿,而后听得一阵儒雅而又礼貌的声音,想必是那人口中的“宁少爷”的:“自我进来开始,这里一直就我一个人,我想是不是你看错了?”

     “那您是否听到门外有动静?”

     宁少爷似乎思索了一会儿,才答道:“倒是有一阵紊乱的脚步声,一直从门口过去了。”

     “谢谢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之后,便没了声响了。

     安心又在里面等了一会儿,才听得外面宁少爷含笑的声音:“出来吧。”

     安心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先是探出个头,看到外面确实没别人了,这才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她这一走出来,才正式看清楚这位差点被她……辱了清白?……的宁少爷的样子,在这比她以前住过的所有房子还要干净高档的男厕所的亮丽灯光照耀下,一身灰黑搭配西装革履的宁少爷的样子着实又让她猛地倒吸了一口气。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怎么三番两次接二连三地让她遇到如此英俊帅气得人神共愤的人?如果说方才在宴会厅里遇到的黑脸怪是来自地狱的黑暗伏魔,那么此刻眼前的宁少爷便是来自九天之外的高贵神仙。白皙的肤色,笔挺的鼻,闪亮的眼,含笑的唇,柔光迷蒙掩映之下,安心只觉整个人都要酥软了……

     “放心出去吧,他们应该跑远了。”宁少爷含笑看着她,道。

     安心只觉心里有一团蚂蚁乱糟糟地爬来爬去,许久才支支吾吾道:“那个……刚才,我什么也没看见。”

     宁少爷听后,愣了愣,白皙的脸颊居然染上了些许红晕。哈!安心睁大了眼仔细瞧了瞧,不禁觉得好笑:“你放心,我是真的真的什么也没看到。谢谢你刚才出口相救,此地不宜久留,我该走啦!”

     说着,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她身后的宁少爷望着被带上的门,良久兀自摇头苦笑。

     这年头,就算遇到杀人魔也不奇怪,何况只是一个傻姑娘。

     这傻姑娘终于几经艰难地找到了路逃出了永城饭店,停下来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缓缓心境,忽然有人用力一拍她肩膀,吓得她刚平定下来的小心脏立刻又提到了嗓子眼,刚要拔腿开跑,便听得金兰的声音飘到跟前:“你也太厉害了吧,居然能从我们黑山酷魔的鼓掌之中逃脱!”

     安心摸着左胸口没好气白了一眼:“我好不容易从虎口逃脱,却差点要死在你的突然惊吓里!”

     “好啦好啦,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对了,你有地方落脚了吗?”

     安心边走边仰头望天:“没有。”

     金兰双手抱臂,得意道:“看吧,今天就是你的幸运日,因为你遇到了我——一个可以给你提供免费住处的天上地下无处可寻的大好人,你刚刚结拜的的金兰姐妹!”

     安心感动得简直要哭了,一把将金兰紧紧抱住,抱得她直喘不过气来差点窒息而死。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啊?一夜之间居然能发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有惊喜也有惊吓,有幸运也有霉运,但总体来说还是向好的。噢,感谢上苍!

     这个城市有好几个片区,但因当下的形势以及人们贫富悬殊太大,那些个有钱的主于是便擅自把法租界以外的区域都统称为贫民区。于是这个城市就这样生生地一分为二,富人区与贫民区。

     金兰的住处当然属于贫民区。她也是个苦命人,一年前大老远从南方来到这里投靠亲戚,怎知那亲戚一家子人早在她来到的前几晚因为拖欠高利贷的钱,被一把火连人带屋的活活烧死了。对于贫民区来说,发生这些事情大家早就见惯不怪,习以为常的麻木了,因为他们早就接受了命运的安排,觉得有一天也会有类似或者更惨绝人寰的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只是早晚问题而已。金兰来到海云城,不仅没能投靠到亲戚,而且还得把一路上省吃俭用剩下的盘缠通通用来给那一家子人下葬。山穷水尽的她,满城里找工作,受过各种虐,遭过各种苦,最后才终于在半年前在海星饭店安定下来。那里的工资待遇还算不错,所以她因此也可以租一间比较像样的房子。

     “这里是两室一厅,我只租了一间房,另外一间房还没有租出去,房东锁着呢,所以今晚你就先和我一起睡吧!”金兰说着走进房间,在衣柜里捣鼓了一阵,一会儿出来给安心递去一叠衣服,道:“我们身材差不多,我的衣服你应该能穿。”

     安心捧着衣服在屋里逛了逛,“能在贫民区租一间这么漂亮的房子,你的工资待遇到底是挺不错的嘛,欸,你们饭店还招人不?要不我也去?”

     金兰撇撇嘴看她:“好了伤疤忘了疼啦?刚才是谁被谁追得要死要活的?”

     不提起还好,一提起安心还真是心有余悸。眼珠子转了转,又道:“你说你们海星饭店是海云城里最顶级的豪华饭店,但永城饭店开业之后可能就未必了。我隐隐感觉,你们那什么黑山酷魔今晚来参加这个开张晚宴肯定是另有目的的,我看他和他的手下们像在密谋着什么的样子,或许他觉得永城饭店的存在威胁到他了,所以……我决定了,东家不打打西家,我明天就去永城饭店找工作去……顺便,拿回我的行李!”

     于是第二天,安心便早早地奔永城饭店去了。这才刚走到门口,前脚还没踏进去,安心便只觉自己忽然被一只莫名其妙的手拽着往后拉了出去,就这样一直到路边,那只手才放开了她,一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她做梦都会吓醒的黑山酷魔顾煜诚是也。

     “你你你你你……你想干嘛!?”安心不淡定了,因为昨晚该死的金兰跟她普及了一整晚有关黑山酷魔的各种变态事迹,他如何手段毒辣啦,同行之间不留情面啦,如何不给人脸色啦,几乎所有女员工们都被他骂哭过啦,又如何挑剔如何变态啦,每逢饭店巡查都是所有员工的集体遭难日啦等等等等。有一个事例安心记得最清楚,金兰之前有一个很要好的同事,一个月前在收拾会长办公间时因为疏忽大意而把办公桌上的某件物品位置摆放错了,然后第二天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了,连金兰也不知道她的下落。想想就毛骨悚然。

     安心不由连吞了两次口水,本能地往后退,可没退几步,背后就被一只大手掌给抵住了。真是插翅难飞。

     顾煜诚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冷道:“上车。”

     话音刚落,旁边的车门便被钟秀打开了,恭恭敬敬地站在门边,望向安心。安心往里面瞟了瞟,随后立马瞪大了眼睛——我的行李箱!

     安心回过头咬牙切齿望向顾煜诚,心里暗骂流氓土匪无耻败类!然后恨恨地,乖乖滴,爬上车去了……

     ------题外话------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_^)☆